小肥仗剑走天涯

我的价值,只由我自己来评断。

《只是穿越而已》荼岩/ABO?

《只是穿越而已》
·一个原著荼岩穿越到ABO世界遇到另一对荼岩的鬼畜(虐狗)故事

这次冒险说来有点奇妙,我跟神荼似乎是来到了一个平行世界。

这个世界也有THA协会,有“神荼”和“安岩”,朋友关系网和我们一模一样,过着天涯海角四处冒险的生活。不过他们似乎……比我们快一点,各种意义上的。

年龄也是相同的,但这个世界的“神荼”已于三年前,在“安岩”的帮助下,找回父母,与阿赛尔冰释前嫌。然后,这二人在法国订婚,回国登记,定居。他们没有办酒席,因为那时候“安岩”已经怀孕了……反应有点大,没劲折腾了。

没错,没有说错,怀孕了,三个月,男孩。

这个世界跟我们那个,看上去是一模一样,可是实质上却有很大的不同。本来以为只是时空错乱的我和神荼,听了这一番介绍,差点惊掉下巴。当然,神荼没有像我一样摆出夸张的表情,不过他整个人都像是刚被阿赛尔坦白身份那样呆住了。

本来在知道这里的“神荼”和“安岩”是一对的时候,我已经快要一口气上不来了,不小心看了神荼一眼,我们两个又立刻转回去,装作没有发生过这码事,太尴尬了。后来,坐在他们家沙发上,“安岩”越是一边被一旁“神荼”怀里抱着的小孩攥着手指一边讲,我眼睛瞪得越大……

且不说他们遇见就比我和神荼早,这个关系发展得也……是不是太快了点!!

“什么?你们结婚……中国同性恋合法了?”
“emmmmm我们是异性恋。同性好像也合法但不多来着。”
“???而且你怀孕???”
“你们那边只有两种性别是吗?说真的,我们有六种……神荼这样的是Alpha,男女都不能怀孕,我是Omega,男女都可以怀孕,还有就是Beta……你们几乎没有信息素的味道,应该会被认为是Beta。”
“所以……”

我的话被“神荼”打断,他托着儿子的屁股站起来,居高临下地对我说:“这几天不要乱跑。”然后对我旁边的神荼使了个眼色,道:“你过来。”

“神荼。”“安岩”叫了他一声,然后看了眼我和正起身的神荼,“既然他们在,过两天就不麻烦阿赛尔了吧?”

“神荼”沉思片刻,点点头,过去揉了下“安岩”的脑袋。“安岩”握住儿子的小手,作势要抱他下来:“你别总抱着他,让他多跑跑,摔跤就摔跤,男孩还是闹腾点好。哎,给我,你再喜欢他也不是你的玩具啊。”

虽然不知道他们商量了什么达成了什么共识,但我觉得眼要瞎。我又偷摸看了一眼神荼,发现他也看向我。我心跳马上漏一拍,转过脸去,又见那边“安岩”接过孩子,把他放在地上,小孩发出几声模糊不清的愉悦声音,在地垫上跑来跑去,一会儿才发现我们,哒哒哒地朝我们跑过来。

毕竟我们跟他俩爹长得一样,小孩见我们热情得很,虽然“安岩”说他有点认生来着。那小孩扑了我一个满怀,我哪会抱孩子,一瞬间手忙脚乱,接着瞥见神荼躬下身来,揽在小孩背后的右手。

我都忘了神荼对这些小东西特别有办法。小孩像是闻味道一样在我怀里抽了抽鼻子,马上竟然开始推我,转而投向神荼的双臂。我顿时想起了“安岩”介绍过的关于信息素的定义,他说Omega的味道是香甜的,Alpha则是浓起来会让人不大舒服的味道,Beta就很淡很淡,几乎没有。

我可没有香味,但神荼自带的冷冽气场,或许跟信息素有点像吧,总之孩子没有排斥他的样子。那边的“安岩”哎嘿了一声,“神荼”一直淡淡地看着孩子,突然我感觉到他发生了什么变化。

“神荼?”“安岩”也问,“你感觉到了吗?太多了,小孩会哭的……”

他的话没有说完,猛地怔愣了一下,接着很是崩溃一般地,狠狠蹂躏了几下自己的头发。“神荼”显然明白他突然发什么疯,还是那副淡然的样子,站在沙发后面,一手抬起“安岩”的下巴,一手在他颈后摩挲了几下。“安岩”呼出长长的一口气,眯起了眼睛。

这样子容易让人多想……我当即囧得无地自容,同时旁边的神荼也轻咳了一声,提醒他们我们还在,注意一下。

“神荼”抬了抬眼,然而一副顾不上我们的样子。他从沙发上拽起活像是跑了一场马拉松回来瘫成一碗水的“安岩”,立刻被两条胳膊缠住脖子,“安岩”整个人挂了上去。

“发情期到了。”“神荼”简单嘱咐了我们几句,“你们回去要等下次满月。暂时在这里住下,这几天拜托你们看孩子,不用管我们。”

“神荼”刚转回脸去,就被“安岩”黏黏糊糊地亲上了,他俩纠缠了几下,“神荼”脱身,捏着“安岩”的腰叫他别闹,“安岩”晃晃脑袋,又把脸凑了过去,“神荼”连拖带拽地,两人一路吻上了二楼。

卧槽,那水声,那对话,我俩都听懵了,眼睛也看直了。要不是小孩咯咯笑了几声,估计我们半天回不了神。

我现在心情很混乱,良久没有勇气转头去看神荼,一想他我脑子里就蹦出刚刚那两人亲吻的场面,逐渐引申成我用力拥抱过神荼身体的回忆,悄悄凝视神荼嘴唇的臆想,还有……定期打飞机时一闪而过的面庞。

不知道神荼的想法。不行,我得知道,不然这一整个月怎么待。

我看向神荼,与他视线交接,小孩也转过头来,一大一小两个人眉眼极像。我刚要说什么——

楼上传来一声拐着弯的“啊……”

神荼扶额,我捂脸。本来我也想学他扶额,但那声音明显是“安岩”的,我脸上一阵烫,捂住挡挡红。

其实这是个好时候啊。

我张嘴:“那个神荼,要不我们——”

楼上一下子乱起来,跟打架一样,听着是有什么东西掉在地上了,接着是一声高过一声的吟叫。

“我想说——”

我想说我们要不要像他们一样,试试在一起?可是全被楼上的声音打断了。

这他妈没法待。

评论(53)

热度(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