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肥仗剑走天涯

我的价值,只由我自己来评断。

神经病脑洞/群像?

脑补一下刚住宿(初中或者高中?)的安岩:

“什么?你们妈妈会帮你们洗衣服的吗?”

“唉……东西再多,一个人也带得回去的。”

“怎么又开家长会啊……学校这么远,家长哪愿意过来……”

“嘿嘿……又是我……哎呀我家长真的不会充饭卡,电脑他们捣鼓不大来的!我教?我……我也不会,哈哈。”

刚开始学馗道的神荼:

“师父!我不会劈叉!啊疼!……”

“我不想弹钢琴……可以教我乒乓球吗?”

“打雷又把灯打灭了……惊蛰,拜托你……”

“什么破慧眼……啊!又是鬼……怎么关啊这个……师父!我不是二货!就算你说等我学好了,以后我也可以一脸鄙视地骂别人二货,但是真的会有这么个人吗!”

刚找到哥哥下落的阿赛尔:

“改名换姓,你连个秦字也不留下。”

“你为什么要他?因为他是郁垒,还是不远万里来找你的安岩?”

“卡卡雅,我没在高兴,不要笑着看我。”

刚成为神荼师弟的丰绅殷德:

“走开!为老不尊!”

“予真的不需要做你的徒弟。”

“予……不是处子,不开慧眼,你走不走?”

[允悲][允悲][允悲]日常心疼他们[允悲][允悲][允悲]

评论(5)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