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肥仗剑走天涯

我的价值,只由我自己来评断。

荼岩脑洞×2

两个小脑洞×混更混更ww
1.
眼看着自己仅剩的一把枪被卡卡雅玩似的转了几圈,作势就要丢到窗户外面去,安岩无用功地愤愤踹了一脚把自己拎在空中的大汉,吼道,你为什么阻止我?!

卡卡雅看了他一眼,面上带笑地松了手。

安岩又在半空扑腾起来:“我的枪!”

“我凭什么不能阻止你?”卡卡雅反问他,“谁都有好奇心,谁都有一知半解的事情上赶着去了解,只有你的最重要吗?”

“这事儿跟你又没关系!难不成你真喜欢丰绅殷德?”

卡卡雅一时语塞,定了神朝拎着安岩的大汉一挥手,下一秒安岩就被扔出去砸到墙上,掉下来为了缓冲多滚了几圈。

安岩知道自己没枪刚不过卡卡雅,他又不想跟个小学生一样找神荼帮他报仇,就算拉下脸跟阿赛尔告状说不得了你雅姐要跟男人跑了,估计也只会被那小兔崽子嘲笑一顿。他趴在地上晃了晃脑袋,索性不起来了装得弱一些,说不定还有转机。

“我理解你的心情。”卡卡雅手上转着刀,语气竟然平和下来,“有些事情,你越是想知道,越是所有人都瞒着你。就连神荼,你最近的人,你不是也没明白多少?”

“你……!”安岩咬牙切齿地,但确实是无话可说。

“好吧,我们不说那么难聊的人,就说你自己。如果现在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能明明白白、一点谎言也不掺地告诉我吗?”

安岩抬头对上她的视线,正色道:“那得看你问的是什么问题了。你要是问我丰绅殷德穿几号的鞋,我可没法告诉你准的,不就得胡扯一个?”

卡卡雅收刀抱起双臂,不理他的废话,径自问道:“我从一开始就很好奇,你跟神荼,到底是不是一对?”

安岩愣了一下,为表达自己回答的真实性,快速说道:“是啊。”

卡卡雅的表情一下子意味深长起来,没说什么别的,带着手下离开了。

安岩这才长舒一口气,爬起来,活动了下被摔疼的身体,一边翻包里的备用枪一边想:

我跟神荼……的确是一对门神啊……

2.
THA总部采用欧式建筑,一楼大厅中间,立着个旋转楼梯,既坚固,盛得下几十个胖爷一起在上面蹦哒,又雕饰得华美贵气,简直像个不可多得的艺术品。

外国人就是喜欢在这种地方较真儿。胖爷曾不屑地评价道,并且嫌走楼梯费时费力,从来只乘电梯。而像瑞秋姐姐这样的小姑娘,就钟情于怀抱着一沓资料,踏着高跟鞋缓缓地从楼上走下来,或许有时她会在三四层的栏杆里面停留一会儿,望一望楼下大门口来来往往的人。

我刚来THA工作一年,还是新人一只,同样也和瑞秋姐姐那样的小姑娘一样,喜欢这架旋转楼梯已经好久好久了。

塞满了大老爷们的协会里,唯一让我们几个为数不多的女孩子感到有意思的就是八卦,各种各样的八卦。前段时间流行罗平和瑞秋姐姐的,后来那些传得沸沸扬扬的绯闻,竟然因为一个在协会边缘游走的人有了动作,消停了不短的一段时间。

因为首当其冲被八的换人了,换成了以前我们从不敢八的那个边缘者——神荼。这或许是他的代号,那么相对的当然少不了一个郁垒。没错,这段八卦,就是从郁垒加入THA开始的。

大多数人只是在论坛上讨论过有关神荼这个人的消息,尤其是分部的妹子比较惨,神荼不往她们那边去,他只来总部。我跟了瑞秋姐姐一段时间,一共见过他两次,一次是只身,一次带着安岩,就是郁垒。

在男人堆里工作其实是对那些冒险者们的颜值绝望的,一开始谁也没多想。所以,谁特么能想到神荼是个战斗力强还帅炸天的高冷男神呢?果然特别的人只会往特殊的环境里跑,我长到二十来岁,从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相信我,女孩子第一次见到他,基本都会心花怒放,移不开眼睛。

你依然很难想象,神荼的八卦对象,特么是另一个男孩子。对,你没有猜错,郁垒,安岩。说起来这个人,不认识归不认识,但你只要认识他,基本关系都不错。他好像天生就容易赢得他人的好感,有点呆,爱吐槽,但战斗测评的时候耍起双枪来帅成一比。协会上下是服他的,不止因为他的郁垒身份,还有性格上的活泼可爱,他被神荼认证为唯一搭档一次次任务走过千山万水,也是理所当然。

这对是不是很萌?

至于第二次见面,关于神荼和安岩的八卦已经在我们女孩子的私群里炒得比当年的罗瑞恋还火热,群名哐哐地从罗瑞恋情更新站改成了荼岩今天发糖吗,忙里抽闲的同人文都写了几篇。

咳,群号不给。

我第二次见到神荼的那天,风和日丽,微风拂面——没关窗。他站在旋转楼梯的三楼,两只手臂搭在栏杆上,向下望着门口的人流,貌似在发呆。我在那一瞬间意识到,瑞秋姐姐在这里站一会儿的习惯,大概是跟神荼学的。

我在来总部的路上碰见安岩,他帮我提了两份盒饭,于是我们一起走进了THA大门。

我一眼望见了那么显眼的神荼,安岩却低头刷着手机没看见,于是我拎回盒饭,叫他抬头看。

“神荼?”他惊了一下,“怎么回事他没说要来啊!”

“其实他好像早晨就在了。”我又添了一句,“估计是来找你的。”

“A了个B上次任务刚给他买的手机又给掉河里去了……我先上去了啊你自己慢点提盒饭!”

我点点头,挥不出手去,微笑目送他从旋转楼梯跑了上去,没一会儿就到了三楼。

他跑得很急,以致于迈最后一级台阶时被绊了一下。神荼在他开始往上跑的时候就转过身看向楼梯口,这下子刚好伸手接了他一下,揽着他腰把他提了提站好。

然后安岩说了句什么,就往前凑,也不知道神荼手拿下来没有,两个人微妙地往旁边挪了一步,被柱子遮住了身影。

等我分完盒饭,才有空拿出手机,一进群里,99+的消息,全炸了。

瑞秋:[荼岩蜻蜓点水吻于旋转楼梯.jpg]

身为当事人的我,竟然是唯一一个没有看到现场的总部妹子。

评论(5)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