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肥仗剑走天涯

我的价值,只由我自己来评断。

《万般无奈》荼岩/短篇

跟七七一起连坐了……

真实地教大家在群里撤回会有什么后果,比如被空麻麻催更,比如撤一次交一篇小甜饼

第一次用小黑屋,画风可能有点变化??

 

《万般无奈》

 

话说自从确认关系,两个人就搬到了一起。

 

置办家具的那个下午,安岩累得不行,却还是跟神荼一起又回到空荡荡的小屋。他们的钱不多,还是在租房住,可是原有的家具大多老旧,有的还被虫子吃空了,只好换些新的。

 

安岩洗了把脸,从洗手间出来一看,神荼正站在窗前,凝望西边天空的晚霞。他看到追逐落日的秋雁,矗立的高楼,还有眼前这个一言不发的人,忽然觉得哪里违和。几天前出任务回来,满脑子还是大片大片的草原和一望无际的天空,而现在却竟然要跟曾经追了半个地球都好像遥不可及的人一起生活了。

 

问曰:安岩,你惊喜吗?

答曰:当然惊喜,神荼突然说要住一块,我都懵了,在一起就在一起了哪想到这么多,现在看看又省吃喝,又省见面的油钱,还是这家伙贤惠啊。

 

问曰:你开心吗?

答曰:开心。呃,不……等等,别告诉神荼啊,其实我有点怕。

 

问曰:你怕什么?

答曰:嗯,这个方便说吗?

 

问曰:没关系的,请说。

答曰:那我就说了。其实神荼,那个,可能是因为从国外长大吧……他比我开放好多。

 

问曰:那么你是怕……?

答曰:咳嗯,实不相瞒,我这人思想还有点保守,总觉得我们发展得太快了。

 

问曰:怎么个快法?

答曰:我……!唉,就是各种,感觉我每天都在拒绝他,特别累。

 

问曰:什么?你拒绝他?

答曰:不是不是不是,别想多了,不是那种拒绝。

 

问曰:那是什么?

答曰:拒绝……亲近啊。看他高冷那样儿,其实有点黏人。比如,在飞机上盖着毯子抓我手,抓了半天要落地了还不放开,那一堆人都看着了怎么办?而且你想我也没谈过恋爱,谈的还这么不普通,就不能给人点时间缓缓,害个羞吗?

 

问曰:你只是害羞而已。他表达对你的喜欢不是很好吗?

答曰:我太不习惯了,你可能没跟霸道总裁相处过你不知道,他凑过来亲你,可能只是因为闲得无聊。

 

问曰:哦。他把亲吻当成习惯啊,很正常的外国人思维。

答曰:所以我很崩溃啊,而且现在还同居了,只有一张床,感觉没几天我就要出去撸猪腰子了。哦我去,你看,他又来了。

 

神荼回头的时候眼睛里映了鲜红的晚霞,安岩呼吸一窒,一下子就被攫住了心神。别说什么怕了,他根本就是被神荼这个鬼迷了心窍,看见这双眼睛,腿都不受控制地就迈开了,走过去,耳根接着烫了起来。

 

“在、在发呆啊……真稀奇……”

 

神荼伸手过来,安岩反射性地就是闭眼,没料到这次只是被指尖捻了捻额发。

 

“又没擦干。”神荼一边抹掉安岩鬓边的水珠,一边把他揽了过来,“你躲什么。”

 

安岩转了一下,面对窗外,道:“呃……你觉得,这算是咱俩的家了吗?”

 

“嗯。”

 

“在这儿看风景还很不错诶,其实我对住的要求很低,有床有电脑就行。”

 

“哦,我有你就行。”

 

安岩面上一热,突然觉得腰间搂他的那只手用了点力,便从善如流地转过身去,抬头一看,正对上神荼的眼睛,就再次沦陷了。

 

神荼低头在他唇上吻了一下,安岩赶紧伸手撑住他的肩膀,问道:“你等等,我问你个事,你以前谈恋爱的时候也是这样吗?每天都要接吻?”

 

神荼愣了一下,好像有点懵:“我没有谈过。”

 

“啊?”安岩更懵,“不可能,我不信。”

 

神荼一皱眉:“你谈过?”

 

“我没有啊。”

 

“那为什么不信。”

 

“……”安岩觉得要是说出来什么你看起来这么老司机这种话,神荼接不住梗还算好的,万一听明白了,按他霸道总裁的个性,恐怕不介意就地上个路。

 

那真是十分可怕。

 

“好吧,那你继续吧。”安岩说着觉得自己像个傻子。

 

更傻的是神荼还应了一声哦,然后安岩就闭眼了。温热的嘴唇覆上来,在下唇和嘴角吮了吮,灵巧的舌便探出来,轻轻滑过双唇中间的缝隙,安岩索性张开嘴,口腔内却没有被侵犯,神荼只用舌头舔舔他的嘴唇,没再深入。安岩抓着他的衣角踮了踮脚,后颈被按了一只手,接着整个人被推到后背靠上窗户,手被抓起来十指相扣,按在玻璃上一张一合。

 

“唔。怎么跟以前不一样了?”安岩没感受到压力,甚至都没有什么窒息的感觉。这个吻太柔和了。

 

神荼勾了勾嘴角:“不够用力?”

 

“没有没有……”安岩后脑勺顶着玻璃,死命摇头。

 

“我没有喜欢过别人。”

 

“哦、哦……我知道的,你不用说这么多遍……唔嗯!”

 

“第一次接吻也是跟你。”

 

“哈……什么,磕了牙那次吗?你那也是第一次?不是只有我菜?怪不得疼完之后你整个脸都黑……唔唔!!”

 

“真希望你忘掉。”

 

“我我我已经忘了!!”……唔唔!啊,你干什么啊,让我好好说句话……唔!!“

 

安岩放弃挣扎了,任舌头扫过齿列,又不时地勾起他的戳弄,好像玩儿一样。可算是分开时他舔了舔嘴边快流出来的口水,又顺着气喘吁吁的呼吸使劲咽了一口唾沫,看得神荼眯了眯眼睛。

 

安岩靠着玻璃,心说真是好无奈的。

 

神荼也想,真是万般无奈。

 

你说的话,我都愿意听,但有时候,还是帮你闭上嘴比较好。

 

评论(12)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