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肥仗剑走天涯

我的价值,只由我自己来评断。

《相遇即光》/荼岩/摸鱼34

《相遇即光》Part34
不对!神荼要是死了,自己怎么可能还活着?灵体早就把他的力量吸干了。安岩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摇摇晃晃地站起身。

“你怎么样了?”江小猪凑上来问。

“没事……接着走吧。”龙傲天在叫他们了。

“据我观察,这些是高棉士兵的石像。”龙傲天走在前面,照着路说。

“难道这里就是高棉王墓?”安岩道,他竟然一直没有发现,“怪不得老张他们跑到这里来了。”

“不对噻,他们的任务只是C级秘境,但是看这里的情况……要晓得,就算是A级秘境的难度也不可能让神荼赔掉性命的!”江小猪的后半句话是看着安岩说的。

安岩把眼珠转到了别处。

“神荼没死。”安岩压低了声音说。

“啊你说什……”

龙傲天的音量盖过了江小猪,他便不说下去了,安岩也好像不知道一样,只是垂着眼睛往前走,不过悄悄在身侧捏起了拳头。

神荼应该还没死,但不抓紧时间去救他的话……不行,龙Sir没有要去找的样子,江小猪也不能指望。

怎么办?神荼,我该怎么办?

条件反射一般地,安岩抓住了胸前的木牌,倏地顿了顿脚步。他感到一股能量,顺着他的脊背温和地抚摩,一如往日里神荼做的那样。

他没事对不对?安岩在意识里问。

停下。灵体回应道。原路返回五十米,南面,士兵身后有机关。

安岩犹豫了一下,等前面龙傲天和江小猪走远也没有发现他落后之后,照灵体的话,他转身往回走,马马虎虎地分辨了哪边是南,却发现石墙的凹槽里面,并没有站立的高棉士兵。

人呢?安岩奇怪,探手去摸机关,在凹槽边缘找到一个凸起,拨到一边,路是在他身后,对面的凹槽出现的。

起尸了。灵体的话再次浮现在安岩意识里。不要管,进密道,去找他。

安岩咽了咽口水,郑重其事地回答进入自己意识里的灵体。

好。

“哎,你怎么没动静……”江小猪回头寻了个空,顿时慌了,“龙Sir,安岩不见了!”

“哼。”龙傲天冷哼一声,睥睨着江小猪,“你这个朋友,有点小秘密吧。”

“什么秘密?”江小猪一头雾水,没有反应过来。

安岩时刻向周围发散着灵能,人的感官习惯了这点便会忽略,误作平常,然而龙傲天拥有精确的测算系统,早就发现了安岩的与众不同。令他奇怪的不止这一点,安岩身上还有另一种力量,像层硬壳,将他的丰沛灵能隐入自然的同时,也在保护他。

如今,自从安岩脱队走失,这两种力量便持续增强,发散的范围也更为广阔。

“So powerful……”龙傲天神情冷漠,狠狠地对着自己念叨了一声,没再听江小猪想要回去找安岩的请求。

密道里没有光亮,但对安岩造不成影响,他的速度丝毫没有减慢,反而因为着急神荼的状况,走得更快了一些。路是向下螺旋的,数不清的石阶走得安岩脚酸,但还是坚持着一声没吭。

实在累得不行,他选择分散些注意力,突然想到了什么,便在意识里问了出来。

等等,你为什么会帮我?

没料到灵体低笑了一声。

多余的问题。

安岩愣了愣。

就因为神荼一开始让你帮我,你就帮到现在?你不是也要活你自己的,跟我们对着干吗?想不到你还蛮不错的。

灵体沉默了一会儿。

你想多了。

安岩呼吸一滞,登时瞪大了眼,转身就要往回跑,结果还是不够快,被一只手掐住了脖子。

灵体话刚说完他就发现正对着自己有人顺着石阶走上来了,慢条斯理的,一副不好惹的模样,他便想也不想地转身逃跑。现如今面前这个人他分明认识,丰绅殷德!

说不清的感觉突然填满了心胸。是灵体跟丰绅串通好了,带自己到这里,送上门来?!怎么可能……好歹也是神荼的灵体,怎么会?

“你……”安岩只说了一个字就出不了声了,面前丰绅殷德勾起一个淡淡的微笑,手上用的力气越来越大,左手抬起精卫之喙的同时,安岩在意识里拼命地问灵体你想干什么,而身后又缓缓走来一个穿黑袍的老人。

“听我一言,做成鬼曼童如何?”

鬼曼童不都是婴儿做的吗做你妹啊我这么大人!安岩不出声地反驳,灵体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自从丰绅出现,任安岩如何质问也没了动静。

安岩被掐得渐渐失去意识,昏迷前满心不好的预感,又不解。神荼究竟有没有事?他没事,说明神荼没事,但丰绅的出现又说明神荼一定处于危险之中。

不行,要去救他啊。

可是……怎么救……

安岩再醒来的时候,脸上一片濡湿,更不好的是,他的感知能力又没了。

很快他就知道了脸上湿漉漉的原因——身边蹲着一只不知是什么的野兽,正一下下地舔他的脸!他几乎是立即想起了灵体常在他身边变作老虎,于是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地伸手去碰,却被另一只手握住,在他被烤得有些发疼的手上不轻不重地捏了一下,接着身子一轻,他被人抱了起来,走了几步,到另一边放下。

那只手戴着半截皮手套,果然是神荼,如此一来安岩便安心了一半,只是想知道这是不是本尊。

立刻又有一个人凑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大概在说什么,安岩伸手过去,又被握住,那只手带他转了个圈,背对那个拍他肩膀的人。

“??”安岩找不着北,出声问道,“是神荼吗?你干什么呢?还有一个人,小猪?还是龙Sir?”

还是没有人回答他。

喂,怎么回事啊?是我死了还是神荼回来了?

灵体也没有反应。

安岩急得要死,一伸手就被握住,一转身就被按着肩膀转回来,想站起身更是不可能。他只好顺着那只手摸,对方并不抗拒这个,坐在他面前一动不动。安岩摸出了眼前的人的确是神荼的样子,还发现他脸上大概有干了的血。安岩垂了垂眼睛,手指碰上眼前人的嘴唇,索性放低了声音问道:“你怎么受伤了?神荼他人在哪儿?怎么样了?”

已经被安岩认定是神荼灵体的人沉默不语。

“张嘴说话啊!算我求你行吗,神荼在哪儿啊他到底有没有事?!”

他感觉面前的人像是叹了一口气。

“他没事,命被救回来了,只是昏迷不醒。”灵体顿了顿说,“我只好把身体带过来。”

“你……你跑到神荼的身体里去了!”安岩终于理解了状况,“是不是碰见丰绅之后?你突然没反应了,其实是到神荼那边去了?”

“你被带走是我失职,很抱歉。”

要是神荼一本正经地跟他道歉,安岩一定吓得追问是不是发生了不得了的事情,但如果是灵体,他就敢拍拍对方的肩膀说:“没事都过去了,大家都没事就好!”

灵体轻轻地嗯了一声,拉着安岩的手扶他站了起来,又道:“还要去救人。”

安岩嘿嘿两声,说:“不好意思啊本来不是你的任务……”

“没关系。他醒过来,我就退回木牌。”

安岩的能力恢复是在赶去救人的路上,一边被灵体神荼拉着走,一边感应到了身后跟着他们的人的确是江小猪,还耷拉着脑袋一脸郁闷,难道是因为没人跟他说话?

少年你为何如此沮丧?安岩还没问出口就想到了自己跟这个看上去是真神荼的灵体神荼牵在一块的手……好吧,错在自己。

“那个,我好了。”安岩说。

“?”对方回以一个疑惑的眼神。

“呃,手……”

“?”

“……我们平常不牵手的。”

“哦。”

这家伙到底多别扭啊?安岩哭笑不得。灵体绝对不坏,而且非常喜欢顺神荼本尊的意。比如刚刚把他按在原地不动,大概就是因为这个灵体有一套什么你爱人不是眼前这个吗你怎么可以去找别人的理论,还有牵他的手,根本就当成了理所当然。

总之灵体竭尽所能扮演神荼这个角色了,只是为了让安岩安心。他既是神荼也不是,但的确可爱,不讨人厌。

不过他似乎不知道,江小猪是不知道他们这层关系的,无形之中就让人家明白了一切,还郁闷一路,估计有一肚子话想问。

安岩又打量他两下,稍微放慢了步子,想去给江小猪解释一下,没想到前面灵体一个顿步,转头给了他一个眼神。

“跟紧。”

你还怕我出轨咋的?安岩捂脸,乖乖跟上了。

再之后就是平安地救到了胖子和老张,不过还需要阻止一下丰绅他们搞出来的王鬼曼童。

灵体神荼踩起自己主子的男朋友真是一点也不客气。安岩忍着腰疼想。

最后被阵法冲上天去,混乱中安岩感觉自己被人一拽,不知道被抱着还是扛着还是像小时候那样被夹在胳膊底下,就平稳地落在地面上了。

江小猪悲催地架着胖子和老张,神荼倒是脾气不错地背着腰受伤的安岩,五个人一起返回村子。路上,安岩突然觉得这个神荼的别扭劲儿没了,就抱着他的脖子问了一句:“神荼你醒了?”

对方提了提安岩的腿,答了一个嗯。

“那我睡会,好累。”

“嗯。”

这一番折腾累坏了他们,足足在村里休整了一周多,等来THA的人,才启程离开。

到临行前最后一晚,安岩的伤已无大碍,正坐在旅店门口逗狗,神荼走过来,跟他坐在一起,原本玩得欢实的狗一下子就跑了。

安岩无奈地看着他。

“你看你把狗吓跑了。”

“还不睡。”神荼试了试他胳膊的温度,并不凉。

“嗯……等你呢。”

神荼没有回答。两个人就这样沉默地坐了很久,直到月光变换了角度,蝉鸣也停了。

神荼突然起身,对安岩伸出手去,要拉他起来,一边说了一句话。

“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安岩握住他的手,被猛力一拉,拽进了神荼怀里,便顺势抱紧,还蹭了蹭。

“什么时间?说清楚点。”

神荼埋头在他颈侧轻吻,没再说什么。

安岩也不问了。这个晚上很凉快,满月的光辉撒在地上,他看不见,也能些微地感受到,而抱着自己的人平安无事,温柔一如往昔,缱绻像夏风一样美好。

这就够了。

评论(3)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