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肥仗剑走天涯

我的价值,只由我自己来评断。

《而后乃今将荼岩》荼岩/12

12.

 

神荼跟阿赛尔的妈妈是个热情的女人,安岩几乎只在家长会上见过妈妈辈的热情的女人。这样的母亲擅长把孩子们聚在一起,无论她本身有几个孩子,她的孩子一般都不会孤单,可以没有很多朋友,但绝不会七零八落。

 

安岩不羡慕神荼的成绩,不羡慕神荼的长相和人气,只是羡慕神荼有一个这样的妈妈。

 

这个妈妈才见到他,就很高兴地把两个孩子让进家门,道:“小班长可算是来我们家啦,见你一面真是比登天还难,我来看看神荼为什么藏着你呀?”

 

安岩有点懵,转头看神荼,却见那家伙一进自己家,已经换好了拖鞋,顺便扔给他一双。

 

“那个阿姨,”安岩换着鞋,“我也是第一次来同学家玩……一点经验也没有,呃,您是不是去开过家长会?”

 

“嗯,是啊,不然让阿赛尔去?”妈妈笑道,“你看看,一学期我才能见你两次,我们这哥哥又不是个爱交朋友的,难得你们又分到一个班,我就强烈要求,趁国庆,请你来家里玩两天!”

 

神荼无奈:“妈……你别吓到他,今天看电影他已经吓得不行了。”

 

安岩假装咳嗽。

 

这个神荼,在家里怎么话这么多!

 

再晚一些,神荼的爸爸捎着阿赛尔回来,一家人聚齐了,一顿愉快的晚餐之后,安岩是发自内心地喜欢和这家人待在一起聊天。不知道为什么,神荼的妈妈很了解他,甚至分毫不差地知道他上次考试的位次,知道他打什么游戏。

 

了解一个人,可以迅速地与这个人结识,并博得许多好感,但在这中间有个微妙的平衡,就是不能因为这些了解吓到你想认识的这个人。幸运的是,安岩才不像神荼说的那么胆小,他一点也没被吓到,甚至觉得家长了解自己孩子的好朋友,是理所当然的。

 

妈妈就该这么做,不过别人的妈妈会做的,安岩的妈妈基本都不会。

 

晚上,安岩当然要挤神荼的床睡,他曾经在宿舍还没来暖气的寒冬里没脸没皮地挤进过神荼的被窝,只是被舍管阿姨一手电打在脸上的时候闹了笑话,那次直到放寒假,学校里都有人说主角的姓名不为人所知的男生宿舍捉奸案的故事。

 

所以这次床还大了些,安岩更没压力了,夸神荼妈妈夸了半天后,很快就对着神荼睡着了。

 

等他完全睡熟,神荼翻身看他,像以往一样摸了摸安岩的头顶。

 

关于安岩,神荼和阿赛尔有意无意间让母亲知道的,与他自己所知相比,大概只是冰山一角。

 

虽然自己不曾被家庭冷落,但神荼就是能在朝夕相处中看到安岩嬉笑打闹下的空落落的内心。这很奇怪,但理科学霸神荼,总在一部分事情上遵循自己的规则,相信直觉。

 

比起“想要认识”,他更倾向于“本就知道”,不知道哪辈子修来的缘分。

 

这次睡着的小班长欠下了一个傻笑,但是体委并不准备要他还。

 

第二天早上,阿赛尔上个厕所回去又走错了房间,他把神荼的屋门开了一半,睡眼惺忪地望见他的哥哥坐在桌边,在拉开一小部分的窗帘下面就着阳光看书,旁边床上还睡着一个不怎么老实的安岩。

 

神荼伸出食指,轻轻嘘了一声。

 

惯犯阿赛尔也不知是真走错还是来探探风,打了个哈欠就关门走了。

 

阿赛尔小时候总是在神荼弹钢琴的声音里起床,后来神荼高中住宿去了,他就成了起床困难户,被妈妈点着小鼻子说了多少次也不管事,还是他们爸爸一计到位,撺掇阿赛尔也早上练琴,让周末回家的神荼也能听着琴声起床。

 

数一数,神荼长这么大就没睡过几个懒觉,他自己倒是不觉得可惜。

 

阿赛尔走后不久,钢琴声就响了起来,安岩还是睡得浑然不觉,神荼的视线离开了书,心里奇怪,平时安岩是听得见闹钟的,他还能自己决定听了就能醒的声音么。

 

神荼在下一首曲子开始的时候终于起身,晃了晃安岩的肩膀。

 

安岩睁眼,只看见了一个轮廓,神荼又拍他一下,安岩吓了一跳,捞起枕头就砸了过去,一边喊:“我靠进贼了!啊啊啊你冷静一点我真的——”

 

神荼被砸了一脸后迅速反应过来是习惯了独居的安岩睡懵了,高一刚开学的时候,安岩就攻击过不少舍友,只是他起得早走得早,幸免于难,之后安岩自己能起来了就没了这些事。

 

没想到还是逃不过这个枕头。

 

神荼按住安岩的脑袋,离近了些让他看清自己是谁,安岩顿时尴尬得想撞墙。神荼就把枕头往他怀里一扔,开门出去洗漱了。

 

安岩这才听见琴声。

 

他家的早上从来都是一片寂静。




——以后我就是医学边缘专业的人了

——虽然不能当医生很遗憾,但总感觉这是冥冥中给我规避了不少风险……

——生活果然还是快乐最重要!(佛系脸)

评论(13)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