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肥仗剑走天涯

我的价值,只由我自己来评断。

《远近》向哨苏份/幼体荼岩7

7.

 

神荼克制着情绪回到桌边坐下,脸上是和离开时一模一样的表情,实际上安岩感觉他整个人都变得气冲冲的,忙小心翼翼地伸出精神触梢安抚神荼难得的暴躁,共感道:别生气别生气……霸道总裁要时刻保持形象……和气生财……

 

安岩看向依旧笑眯眯有礼貌的苏,越发讨厌他了。一直没回去的小猫再次被安岩的情绪感染,很有脾气地在神荼的风衣上来了一爪子,安岩尴尬地想伸手把它拽回来,神荼眼疾手快地一捞,小猫就一脸受辱的表情乖乖在霸道总裁手底下被挠了五分钟下巴。

 

“这货太没出息了……”安岩悲愤地脑袋顶桌沿。

 

五分钟后神荼把小猫还给了他,心情放松了不少,撑着下巴看包妮璐和苏点菜。小猫甩甩一身的毛,自尊心受挫一样地窝在了安岩的腿上,藏起爪子,尾巴环住自己。

 

安岩要了份松子玉米,转头悄声问神荼:“发生什么了?你气成这样……”

 

“没什么,”神荼道,“你一路上跟紧我,可能会有危险。”

 

安岩眨了眨眼,咬着嘴唇点点头,一瞬间心跳得很快。

 

错过散伙饭的安份再醒来就没见到包妮璐了,他把凉透的午饭当晚饭吃了,然后敲开了隔壁房间的门。他的哨兵能力一早探察出了其他三人都在隔壁待着,但对于那边的气氛全然不知。

 

苏给他开的门,神荼陪着安岩玩扑克牌,安份一看这还挺和谐的嘛,加入牌局玩了一会儿,意图把苏也拉进来玩的时候才看见神荼一下子冷了一个度的表情,安岩也皱皱眉,不怎么愿意的样子。

 

怎么回事?安份混这么多年,察言观色的能力可说是十分优秀,看了眼苏,那个被排斥的竟反而显得挺开心。他把牌一放,拉着苏下楼散步去了。

 

他们特意住得离同在城郊的首都哨兵塔近了些,旅馆后面是一潭静谧的湖水,他们溜达到了湖边,安份找了个石头坐下来,苏有点洁癖,就站在一边。

 

“明天……怎么打算的?”安份拽了根草,边玩边问。

 

“坐车去陕西,你是在那里被塔发现的。”

 

安份点点头,那是他的老家。苏的确很聪明。

 

“你想问我什么?”苏冷不丁地说,“还是单纯需要独处?你要表白吗?”

 

安份手里的草掉到了地上。

 

“不是,你这人怎么……让我别有这种心思的是你,净说这种话的也是你,本来你不就可以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苏笑了笑,没说什么。

 

“唉算了算了……看不懂你。”安份下意识抠着手,“苏大少爷,能告诉我你对神荼安岩做了什么吗?他俩怎么时刻都想揍你?”

 

“我的态度也有问题,但你懂的,哨兵嘛。”苏还是那一句话,“这一趟不安全,神荼不太同意我把安岩借出来,安岩呢,很介意我跟神荼有精神连接。”

 

“嗨……这点小事……等回去我帮你劝劝他们。”安份踢着脚下的石子,“相信我的嘴皮子。”

 

“好,交给你了。”苏笑道,“只要你不会谈来个让我跟神荼解除连接的条件。”

 

“……”安份就是这么想的,悄摸摸地一举两得,多好……

 

经过安份的劝解,次日上火车时,安岩就鼓着脸递给苏一根棒棒糖当是和好,而神荼虽然仍是一副不关我事的样子,但苏着实感知到了他情绪上的转变,多年的默契也让这一点不快从一个眼神里就烟消云散。

 

安份很有成就感,导致他的土狗一个没看住就又跑到了苏身边撒欢。车里除去他们都是普通人,看不见精神体,为了保证他们不被当成神经病,安份没法现场惩治那个没狼性的小傻逼,眼神威胁后也无果。苏摆摆手,土狗蹲在他脚边,开心地吐着舌头。

 

安岩一推眼镜,煞有介事地靠近神荼,小声八卦:“安份哥绝对是下面那个,你说呢?”

 

安份当然听得见,翻个白眼没当回事,倒是没想到神荼还赞同地点了点头。

 

苏无辜地问:“怎么了?”

 

安份赶紧道:“没事没事……安岩你小心点儿啊!别乱说!”

 

苏睁着眼睛疑惑的样子又让他触电一样地移开了视线。

 

这感觉太糟了,在苏面前他一点秘密也没有,任何小心思都会被苏发现。苏会非常懂他,把他看得明明白白,他却好像只认识这个人的表面一样,还离他很远。

 

安份老家的村子在陕西省最西头,高速列车才从东边开进陕西境内,神荼的终端一响,塔里传来的消息:根据他们的位置,要求他们中途下车,去解决附近的一部分感染者。

 

“是大面积感染。”负责传信的女声说,“找出线索,尽量调查一下。我们已经联系了最近的塔,会有队伍支援你们。”

 

“了解。”

 

他们迅速改票下车,找了个高楼上到最顶,由神荼来大范围搜索哨兵感染者。他做这些十分熟练,苏习惯性地要帮把手,替神荼排除一些干扰,被安岩的精神力顶住了,他只好弯下身子对小孩儿说:“等你再长大些,会做得比我好的。”

 

神荼伸手揉了把安岩的头顶,安岩乖巧地退后,跟安份待在一起。

 

安份的方向感很好,此时正按苏的吩咐,展开一张出站时买的地图,摊在地上,安岩递给他一支笔。

 

“最近的,东偏南三十五度一千二百米,一个人。”神荼闭着眼睛,精确地给出了方位,“北偏西六十度四公里左右,两个人。”

 

安岩计算距离,安份找方向,两个人不慌不忙地在地图上标画出了几个圈起的地点,好像已经合作过很多次一样默契十足。

 

“正北七公里半,大面积感染者聚集。”神荼说完,自行将感度调回正常水平,转身去看地图上的标记,迅速安排人手,“你们去东南,我和安岩去解决两个人的,路上跟塔的通讯连接好,完事等塔里来人再撤。”

 

神荼抱起安岩,直接从楼顶跳了出去,哨兵惊人的活动能力足以让他带着另一个人在城市的上空移动,一下子就消失在了安份和苏的视野里。

 

安份看了看楼下,心知自己不敢往下跳,迅速跟上苏的步子坐电梯下楼,再背着苏,尽量挑人少的路,用他唯一拿得出手的奔跑速度赶到了目的地。

 

之前安岩无法用向导能力对付感染了病毒的哨兵,但苏这个能放倒一片普通哨兵的老狐狸不会让自己吃这种亏,他指挥安份有效地偷袭了那个哨兵,给发狂的哨兵来了一针他总是带着防身的向导素,塔里的人马上到了,训练有素地把那个哨兵抬上车运走,并且给他们提供了专门对付感染者的药剂。

 

另一边,神荼的身手顶得上好几个没狂化的安份,把安岩放在一边,带着豹子,瞬间放倒了两个感染者,但神荼没有多余的药剂,安岩找了几根绳子递给他,他把两个人捆在了电线杆上。

 

等塔的支援的空当,安岩试着让其中一个哨兵稍微恢复了一些神智,问了几个问题,哨兵听不见似的没有作答,一直发着抖重复同一句话:

 

“别、别过来……我不是什么哨兵……你他妈不能对普通人动手!”


——开心地拥有了大纲,仿佛已经写完全文

——感谢 @乌骓十九 太太实力赞助了精神体设定图!!太可爱了!!!

评论(15)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