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肥仗剑走天涯

我的价值,只由我自己来评断。

《远近》向哨苏份/幼体荼岩4

4.

 

苏留在燕坪向导塔附近的旅馆里休息,安份则是跟包妮璐一起去了塔里。大门口的身份识别设备允许包妮璐通过,但需要安份走另一条通道。

 

虽然没进过向导塔,但安份可以理解这种保护向导出不得纰漏的方式,乖乖过去了。包妮璐倒是多问了一句:“最近怎么了?查这么严?”

 

门口的已结合哨兵用公事公办的语气道:“三十一个小时前,多个地区爆发了针对未结合哨兵的病毒感染。这个节骨眼儿上,要放他进塔,得多走点程序啊。”

 

包妮璐点点头,算是明白神荼被叫回去是什么事了。照这个情况看,短时间内神荼恐怕真的很难再出塔。

 

“是只感染哨兵的病毒?”

 

工作人员摆摆手让安份赶紧过去,才回答了包妮璐的问题:“并非如此,只是未结合哨兵比已结合哨兵、所有向导及普通人的感染率高出百分之三十五左右,大概是感官太敏锐所致,隔离外界的话,应该没有大问题。”

 

“好的,谢谢。”包妮璐在仪器上按了指纹,提着一个装资料的纸袋进塔。

 

她在入口处等了有一刻钟,安份才从另一边溜着墙边过来,一连串繁杂又迅速的检查让他有点晃神,包妮璐站起来,按了按他的肩膀,作为一个称职的向导,给他注入了一些安定的情绪暗示。

 

安份赶忙客套两句:“哎包姐,不用这么照顾我,真的……”

 

“没关系,就当我是替苏大少爷照顾你,应该的。”

 

包妮璐是这儿的常客,循着以往的路径带安份走向电梯间,平时出入的人不多,电梯停在一楼。他们进去站定,安份盯着发亮的最顶层的按键,转头道:“那个,苏他其实没有跟我结合的打算,他一个人就挺自在的。”

 

“你是想我从媒介人的角度,还是苏的旧识的角度来回答?”

 

安份瞪着眼:“啊?”

 

“作为媒介人,我的确认为你们并不相容——倒是可以结合,但那只是因为苏能力强,可结合的哨兵范围自然就广,但通过对你的评测,我不觉得你适合他。”包妮璐的语速快了一些,许是因为已上升到一半高度的电梯让她有种被催促的感觉,“但认识了苏这么多年,第一次见他对某个哨兵持如此态度,嘴上说着关心,又让人不明白他到底想做什么。你知道,像我这样的角色,你们发生什么都不关我事,我只是好奇事情会如何发展而已。”

 

安份咽了咽口水,手指无意识地搓着衣角,带来一些微弱的痛感。

 

电梯到达顶层,包妮璐也下了结论:“所以,从我私人感情看,我希望你们结合。”

 

从向导塔内“借出”某个向导来辅助完成任务,在这个时代是可行的,只不过借向导的一方需要从正规的渠道递交申请,签署一系列协议,包括任务分利协议啊保密协议之类的,再由向导塔来决断是否借出此向导。

 

但不同的向导塔,根据不同等级的向导,有不同的规矩。比如若是哪一方想从淮南向导塔借出等级最高的苏来用一用,那么这份申请实际上是递到苏手里的,苏拥有决定自己去处的权利,向导塔对他的制约极少,既不能强制他与哨兵结合,也不能对他的决策产生影响。当然这是苏自己经营出的结果,与权利相对的,是他需要为淮南向导塔完成一项为期无限长的特殊任务。

 

因此对于年龄尚小却能力突出的安岩,燕坪向导塔采取的措施是全权替他决定是否通过申请,等安岩过了规定的年龄,再将决定权交给他自己。但目前的形势来看,燕坪向导塔早就在为安岩物色哨兵,好达成协议尽早把他送出塔了。

 

包妮璐对能否顺利借出安岩,有百分之六十的把握。剩下的百分之四十,取决于燕坪向导塔是否十分介意安岩出行没有专门的哨兵保护,以及,会不会发现在这场交易中,苏的影子。

 

包妮璐和安份在休息室里等了没有很久,申请就批出来了。包妮璐从档案袋里抽出盖了章的申请文书,见协议最后附加了一条:建议通知首都哨兵塔——神荼。

 

“这些老头子,真是太会算账了。”包妮璐趁送来档案袋的人离开休息室,回去通知安岩的空子,毫不顾忌房间里的监控设备,跟安份闲谈道,“喏,多一份保险。要是安岩出什么事,神荼找到塔里来,责任就到我们头上了。这年头的向导塔,惹了一个有点本事的哨兵,基本也就玩完了。”

 

“这……神荼我听过,他跟安岩结合了?”安份捏着下巴想,“这人到底有多厉害,还能把整个塔掀了不成?”

 

“哎哟,安岩才十一岁,放过小孩吧。”包妮璐摆摆手,“——估计神荼也是这么想的。就我看啊,他俩那眉来眼去的,结合是迟早的事,塔里也明摆着是这么想的,他们到底要我这个媒介人管什么用?万一哪天他们吹了,让我赶紧再给找一个?”

 

安份再不济也是个哨兵,一下子耳听八方地坐直了身子,电梯叮了一声,有脚步声回荡在这个楼层。

 

包妮璐再次共感让他别这么紧张,安份意会地点点头,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紧张了起来。

 

方才见过面的女向导和蔼地带着安岩来了。小孩穿着小一号的燕坪向导塔统一的学员服,背个小挎包,戴着金边眼镜,精神体小奶猫蹲坐在他的肩上,俨然一副要去郊游的姿态。

 

安岩显然第一时间察觉到房间里站着个未结合的哨兵,神情有些戒备。安份忍着笑在跟女向导说客套话的包妮璐身边没吱一声,安岩紧紧盯着他,悄悄放出了精神触梢,刺探这个哨兵。

 

安岩的能力强是公认的,这悄悄的试探没有让女向导和包妮璐任何一人发觉,甚至安份本人只是感觉有些奇怪,当是环境扰乱了自己的感度,没有理会。

 

而安岩通过一番试探,大概知道了这个哨兵短时间内接触过一个能力不可小觑的向导。

 

他才开始对这次碰不着神荼的外出有了些兴趣。

 

精神体小猫轻轻地从安岩肩膀上跳下来,无声地落地,绕着安份转了一圈,闻闻这嗅嗅那,最后竟然抬起半个身子,去扒安份的裤脚。

 

安岩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精神体传达给他的信息是,待在这个人身边很舒服。

 

向导的精神体怎么可能莫名喜欢跟个哨兵待在一起?!安岩内心震荡,这不争气的小土猫从来就算是对着神荼也只是更凶一个度,只是能被神荼治乖顺了而已,怎么就对着另一个哨兵……!!

 

安份不知道这时候是把小猫抱起来顺顺毛好,还是领会一下安岩眼里的震惊和敌意,不要去碰它好。他正两边为难着,包妮璐和女向导显然也发现了这边的不对,但在她们出声说什么前,一只白狐狸慢条斯理地从窗外跃进来,走到安份脚边,尾巴一卷,就把小猫卷到了一边去。好像它一直蹲在外面,只是没人发现。

 

小猫呲着牙凶那狐狸,安份的土狗又跑出来,咧着嘴把小猫吓回了安岩肩膀上。

 

这体型一个赛一个大的精神体一个接一个跑出来互相威吓,把安岩看得一时间忘了摸摸受惊的小猫的脑袋,挨了一爪子,才回过神来,把小猫捞进怀里顺毛。

 

安份看那白狐狸就地一坐,抬脚挠了挠尖耳朵,再次不由得四处找苏,不过这次苏是真的不在。

 

“这家伙真是千里之外运筹帷幄啊。”包妮璐叹道,“走吧,两个安小子,老板催了。”




缓慢的剧情……只是把安岩搞了出来……然后我们去搞神荼……

评论(21)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