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肥仗剑走天涯

我的价值,只由我自己来评断。

《远近》向哨苏份/幼体荼岩3

3.

 

哨兵塔建在城郊,载着包妮璐、苏和安份的向导塔专车驶上国道,渐渐远离了安份几乎从没在外面看过的高层建筑群。他从车窗往外望去,手指摩挲着皮质座椅,而后缓缓感受到苏向他的精神传递的安慰。

 

安份心里的焦躁一扫而光,他睁大了眼看向苏,对方回以一个微笑。

 

显然是成熟向导的作为,即使苏还未与任何一个哨兵结合。安份很羡慕他,苏作为一个强者可以活得很自由,但安份虽然被认为是个强者,却总觉得世界对自己十分有限。

 

“那个,我们去哪儿?”安份问道。

 

“燕坪。”苏坦诚道,“去借个小孩儿,手续可能比较难办,我不好出面,所以得麻烦包姐了。”

 

包妮璐莞尔:“相信我的业务能力。”

 

安份腹诽:媒介人的业务不是帮哨兵向导牵线么,什么时候借人也可以……而且他不大明白,帮他激发能力跟借小孩儿有什么关系?

 

但还没等他问出来,包妮璐先一步提出质疑:“既然燕坪那边麻烦,为什么不先去首都?对你来说,不是神荼更好说话?”

 

“神荼一时间恐怕很难走得开,塔里叫他回去指不定什么事,或许有什么重要任务,到时候就只能跟着他的任务路线,直接抢人了。”

 

苏笑得人畜无害,安份很难想象拥有这样的笑容的人居然在说什么直接抢人的策略。

 

包妮璐似乎没有半点意外:“可以一试,而且我推荐用人质要挟。神荼在完成任务这方面,跟他家任何一个人一样死板,我倒是很期待,如果事情发展超出他的意料,会发生什么?”

 

“哈哈,真是让人期待。”

 

安份把自己的问题搁在一边,坐在苏身边静静地听他和副驾的包妮璐交谈,这两个人对抢人还是要挟表现出的从容不迫在一定程度上十分相像,好像两只老狐狸平静地讨论今天晚上是吃麻雀还是松鼠。

 

苏大概是感觉到了他心情的变化,似有似无地看了他一眼,接着道:“对了包姐,我记得你跟安岩很熟?”

 

“还好。我去燕坪的次数没有神荼多,只是单纯地应付老头子们,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安岩不是才十一岁?这么急着把他推出塔干什么?”

 

“他总有一天会成为优秀的向导,而优秀的向导需要一个同样优秀的哨兵,在哨兵的保护下向导才绝对安全。”苏顿了顿,“当然这个说法要排除我这个特例。很多地方的哨兵塔都盯着安岩这块肥肉,不免会有人采取强制措施,一旦发生了,燕坪那边会很麻烦。”

 

“你的意思是,安岩的身份……”

 

苏用一个微笑适时地结束了话题。

 

安份理不清这些左弯右绕的东西,只能捕获一些关键词。他皱着眉,感觉安岩这个名字有些耳熟,脑袋里却是一片空白,他有点烦,精神体又不受控制地从他身后跳了出来,在车厢后座撒欢。

 

苏按住土狗的脑袋,免得它上蹿下跳影响了驾驶员开车,安份充满歉意地干笑,拽着那小祖宗的爪子把它拖回了自己的精神里。

 

过了一会儿,安份想起来自己的问题,叫了对着另一边窗外的苏一声,没想到苏是撑着下巴睡着了。

 

包妮璐回头:“别打扰他,他从深山老林里赶回来,一天没合眼了。”

 

安份点点头,视线转向车窗上映出的苏的影子,只比他大两岁的苏睡相乖得很,看起来一点也不狡猾,也没什么锋芒。安份艰难地脑补这个人十六岁时,站在狂化的自己身边,毫不畏惧一个失去理智的哨兵,伸出双手,用他强大的精神力,把哨兵沉进安定的精神深海里。

 

苏的皮肤很白,身体看上去没什么力量,一副病弱公子的模样,但他厉害到安份羡慕极了。

 

突然安份感觉他们两个的角色像是掉了个个儿,他像个能共感的向导一样,没来由地多了一种思绪。

 

他想问问苏:你是不是很累?

 

此时的燕坪向导塔,仍然是平静无波,对于数小时后将发生的事情,没有任何预感。

 

安岩因为年龄小,总是被照顾的那个,而且他还很会说话和撒娇,因此身上的特权一大堆,其他向导眼红又眼红,两年下来,倒是很少有人再对他羡慕嫉妒恨了,都把他当吉祥物捧着。可以说,安岩跟安份,从相似的起点开始,过着截然不同的生活。

 

向导塔里有个满手情报的小胖子,叫江小猪,只比他大两岁,在塔里也是年纪偏小。安岩跟他混得很熟,神荼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走的消息都是从他那儿得来的。时间一长就形成了习惯,江小猪也总把关于神荼的情报第一个告诉安岩,然后才是那一群迷妹。

 

安岩叼着几个大姐姐给的棒棒糖进了江小猪的宿舍,坐在他床上晃腿,不知道多少次地发出为什么他会在神荼的迷妹里这么受欢迎的疑问,江小猪摆弄着电脑,小声bb了一句因为你们是她们同人文的常客,但他觉得不能荼毒安岩这么单纯的青少年,因此没让安岩听见。

 

“你说什么?”耳朵尖的安岩还是听见了,但是没听清。

 

江小猪撇撇嘴:“因为跟你在一块的神荼表情比较多,她们想见识见识。”

 

“多个鬼……”安岩叹口气,慢悠悠地爆了个大料出来,自己还完全没自觉,“你知道吗?我偷偷替他做过几次精神疏导,感觉他的情绪是超级舒服了,结果睁眼一看那家伙的表情,啊,还是绷成石头人一样的……太无趣了。”

 

“卧槽,你给他做过精神疏导!”江小猪震惊,“你不知道他连向导的共感都拒绝吗?卧槽卧槽,怪不得有段时间你身上总有别的味儿,当时我就猜是不是神荼的信息素……”

 

“信息素啊……因为那个,塔里找过我,但他们也觉得没事啊,我还没发育呢,不会出现结合热的,就算我小,神荼有数啊……”安岩说着说着,有点不自在地抿了抿嘴,“其实吧,我总觉得塔里的意思……挺支持我跟神荼结合的,但他们明面上又不说,所以我不大确定。大人真麻烦,要是不同意,就别对我跟神荼见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啊,同意的话,也不知道撮合一下……”

 

江小猪已经听得呆了。

 

“哎!这事儿不准往外说啊!”安岩拽着枕头砸他,精神体小土猫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边,踩着床单凶巴巴地“喵嗷”一声。

 

江小猪挡下飞来的枕头,看着那小奶猫忍笑:“凶啥子凶,真以为自己跟神荼那豹子一个品种?”

 

“不,它只是觉得自己是只老虎,总有傲视群雄的一天。”安岩解释道。

 

小猫认同地点头,蹭了蹭安岩的手背,又被挠了肚皮,满床打滚。


评论(19)

热度(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