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肥仗剑走天涯

我的价值,只由我自己来评断。

《远近》向哨苏份/幼体荼岩2

2.

 

安份两手抄着口袋,很没有存在感地往宿舍走,还没拐个弯去,哗地一下把他围在墙边的几个未结合的暴躁哨兵就满脸“你找揍”地把他吓了一跳。

 

安份心说这下不妙,抬眼一看自己的几个室友也在里面,倒是不大明白了。再怎么样他跟宿舍几个人关系处得还是不错,这会儿是怎么回事……?

 

平时经常在对战训练中暗箱操作选他当对手,然后相对轻松地通过测试的几个人先开口了:“我说安份,听说塔里给你找了向导?不让哥儿几个见见啊,不好吧?”

 

“呃……这个……不知道他愿不愿意见……抱歉啊我这时间紧点,得马上收拾东西走了。”

 

“哎呀急什么?我们就是好奇啊,你说你干啥啥不行,都说你厉害,你到底厉害在哪儿呢?”

 

“那、那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说……你就当塔里那些人都放屁,我根本没啥厉害的,是吧大哥?”安份把手从口袋里抽出来,搓了搓,不安地咽着口水。

 

对面的哨兵冲他笑了笑,接着瞬间变了脸,一手用力提起他的领子,狠狠地瞪他。

 

“别给老子来这套……”

 

安份往后梗着脖子,没再说出来什么,卡在他皮肤上的衣领让他觉得痛苦不堪,但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不由自主地调低了自己的感度,那种痛苦渐渐减弱,周遭的世界仿佛从来没这么舒服过。

 

与此同时,其他哨兵纷纷难受得浑身不自在起来,个个抓耳挠腮,又不那么敢碰自己过度敏感的皮肤,一时间场面又古怪又好笑。

 

安份的领子也早就被放开了,他整了整衣服,有点不知所措。他有点想笑,但他在这些人面前笑以后肯定没有好果子吃,可是想想他今天就要出塔了,跟他们再无关系了,笑笑又怎么了?

 

说起来,为什么会这样?

 

安份下意识地在人堆里寻找一个白色的头顶,不过他找到的是黑皮衣的兜帽,他看见苏站在不远处,没被遮住的半张脸上是一个恶作剧得逞的坏笑。

 

恶作剧没有玩太久,很快那些哨兵就恢复了正常,一个个像是明白了怎么回事儿,都对着没事人一样的安份怒目圆睁,接着,他们迅速察觉到身后的外来者——一个未结合的向导。

 

安份有点担心,毕竟这里是生活区,上上下下都是未结合的哨兵,而苏竟然一个人毫不在意一样地站在这里,甚至摘下兜帽,露出一个表面温和而温和背后是挑衅的表情。

 

“哎你们——”安份忍不住叫住那些纷纷回头看向苏的哨兵,他想起刚刚苏搞的鬼大概是被哨兵们记仇成“其实很厉害”的自己对他们的报复了,于是将计就计,气势虚假地稳了起来,说完了后半句,“你们最好不要碰他,他就是我的向导。”

 

另一边苏笑得像个无辜的羔羊,说着还往安份脸上瞥了一眼:“是啊是啊,各位认识一下?我叫苏,淮南向导塔的。”

 

安份让他那一眼看得直起鸡皮疙瘩,过去几步使了个眼色,让苏跟他走。不然把未结合的向导扔进未结合的哨兵群里?真是太难以想象了。

 

“大哥我们先走了啊,以后……有空再聊。”安份隔着袖子拉住苏的手腕,把他带到自己身边,一起往他宿舍去了。

 

方才拎安份领子的哨兵大哥一脸难以言喻的表情,道:“这他妈一种把傻逼儿子嫁出去的感觉……”

 

另一个哨兵惊讶地附和道:“还别说,我也有这种感觉……这小子什么时候这样过,哈?儿子长大了?”

 

众人三言两语地扯了几句,突然有人啪地点亮个灯泡一样:“哎等等,等等,刚刚那向导说啥?他叫苏?你们听过这个名儿没有?淮南向导塔……好像确实有这么一个……”

 

“是那个!!是那个向导!前两年硬是不让塔里找哨兵,说是自己不需要!一个人能撂倒一群哨兵的苏家大少爷!!”

 

“我靠!凭什么啊?就让安份捞着了??”

 

“这种人塔里能找得来?估计是人家自己来的吧。”

 

“啊啊啊啊——不公平啊!!!”

 

哨兵们不平地唏嘘又抱怨了一会儿,最后只能长长地叹一口气,散伙各干各事去了。

 

安份把苏拉到自己宿舍门口,一开门就见他的土狗正兢兢业业地扭着屁股,帮他卷了被褥,旁边地上,苏的狐狸优雅地窝在他的盆里,尖嘴巴搭在盆沿,懒懒地看着土狗忙活。

 

“哎哟我的小祖宗……”安份赶紧把那小家伙赶下床,回身一看,白狐狸已经坐在了苏的肩膀上,居高临下地望着他的土狗。土狗不服输,赶忙挂在了安份的背上。

 

爪子勾在外套的肩扣上,安份倒不会被刮疼,就无奈地带着土狗收拾东西。

 

苏找了个凳子坐下,说:“带几样你最重要的东西就好,多了你也得自己拿。对我来说,把你带走就够了。”

 

“……早说啊。”安份瞬间放下手里的东西,从上锁的抽屉里拿了点东西出来装好,算是收拾完了。

 

苏站起来,安份把身上的土狗甩下来,认真地问道:“那个,苏,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地球是圆的?为什么会产生生命?这我可回答不了。”

 

“不,我想知道你为什么来当我的向导,还有两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苏规规矩矩地按顺序回答:“一,我可以是任何哨兵的暂时向导,包括已结合的哨兵,而且这种连接断不断由我决定。这是我的特殊能力。两年前我们产生的连接在这两年间一直存在,现在你出了点问题,我来回访了。二,对于我知道的,两年前发生的事情很简单,就是我刚好碰到一个提前觉醒还狂化的哨兵,觉得这个挑战很适合我,就帮他做了精神疏导。”

 

安份消化了一会儿,才道:“所以你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提前觉醒?”

 

苏遗憾地摇头。

 

“……那你也不一定会跟我结合?”

 

“或许你也不傻。所以你该明白,像刚刚那样的保护和独占欲,你大可不必有,我也并不需要。”

 

安份尴尬地挠了挠头发:“你需要什么?”

 

苏笑道:“需要你配合治疗。我知道这于你而言,一下子太突然,但我希望你好好思考后接受我的提议,我能给你的好处是,帮你找回原本的能力。”

 

在塔里滥竽充数两年的安份很是心动,身边的精神体更是早就对着苏服从摇尾,毫无自己实际上是匹狼的意识。

 

“我答应你。”

 

苏伸出手,幼年草原狼把前爪搭在他手上,苏笑着和它握手,一边说:“看到它还是这么喜欢我,我就知道你一定会答应。”

 

安份这才发现苏有一双极好看的手,但他又没来由地对那双手有些熟悉,好像他们经常出现在他的思绪里,帮他细细地分管了纷杂的记忆,又安抚了他各种各样的心情。

 

首都哨兵塔将神荼紧急召回,丝毫不顾对方还是个十六岁的孩子,一点休息的时间也没留下,一个接一个的体检和测试把神荼烦得有点想发火,最终还是忍住了,黑着脸做完了所有。

 

中间有几个向导想共感安抚他的情绪,无一例外地被他无视又完美地抗拒出了自己的精神。

 

神荼也算是一个提前觉醒的例子,但哨兵提前觉醒的也有不少,并不如向导提前觉醒那么罕见。可能是本身向导就稀缺,才导致了这种不平衡。

 

神荼跟安份同龄,但他是十二岁觉醒的,十四岁时,能力已然十分强悍,是个人人称赞的天才少年,如果没有一个狂化时强悍到谁也摁不住的安份,他直到现在应该都是个前途一片光明的完美哨兵。

 

但他是哨兵家族秦家人,从小受到的教育不允许他心高气傲,于是他把那点介意收在心里,逐渐被另一件事转移了视线——燕坪向导塔的那个男孩安岩,被苏救过来之后,处处都十分乖巧,唯一的不好,就是爱惹他。

 

大概也是天才的寂寞如此,安岩的精神力在塔里遍地无敌手,就总想挑战一下那个人人都搞不定的神荼,偏偏人小还不知天高地厚,神荼不常在燕坪向导塔待着,只是有时过来交流情报,却是对他印象极深。

 

说起来,神荼觉醒后离家,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便只接受苏和安岩的精神疏导了。

 

神荼的精神体是只威风凛凛的雪豹,有事没事喜欢示威一样地在神荼身边跟着,更是没人敢接近他。而本来就小的安岩精神体是个成年男人巴掌大的中华田园猫,不知为何总以为自己是头猛虎,表达敌意的方式是晃着小尾巴一脸凶相,反而很萌。但是除了安岩几乎没人能摸到它,第一个把它捏着脖子拎起来的人是神荼。

 

几乎每个向导塔里都有一群神荼的迷妹,还私下流通着不少照片和同人文。

 

少年神荼拎着一只凶萌凶萌的小土猫走在大理石铺的长廊上,身旁一边是令人闻风丧胆的雪豹,一边是叽叽喳喳地说着话,强烈要求比自己高不少的神荼把手里的奶猫还回去的男孩安岩。

 

这个场景被不明身份的其中一个迷妹拍成照片,一度在向导中的秘密刊物上大火一通。

 

至于神荼和安岩本人,自然是全然不知。


评论(17)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