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肥仗剑走天涯

我的价值,只由我自己来评断。

《而后乃今将荼岩》荼岩/11

准备同居(不可能)

我还真是适合写无脑甜文啊……!


11.

 

他们约在市中心一家商场顶层的电影院,神荼送了阿赛尔直接过去,早到了一会儿,安岩则是因为二十分钟一遇的公交车路上抛锚,迟到了十五分钟。

 

安岩满头大汗地生生从电动扶梯跑上来的时候,神荼抱着胳膊靠着墙瞥他一眼,难得地没说什么长辈一样“下次不许迟到”一类的话,只是抬手递给他一张电影票。

 

安岩把票往兜里一揣,急着跟神荼解释公交车是怎么突然罢工司机是怎么把他扔在路上他又是怎么机智地坐了另一辆车过来,卡着电影开始检了票,根本没顾上看神荼买了什么票把他拉进了哪个厅。

 

电影开始,安岩还在神荼旁边小声念叨:“哎神荼你别生气了……神荼,神荼,哎神荼……我不是故意的……”

 

神荼在一片漆黑当中精准地按住安岩的脑袋把他身子推正,低声道:“没生气,安静点。”

 

安岩才像是了结心事一样地乖乖坐好,直视前方,琢磨起这是个什么电影来。

 

过了一会儿,安岩在原地哆嗦了一下,心说这剧情不大对劲啊,翻出票根看了一眼片名,明白了,这是个恐怖片……

 

安岩靠近神荼问道:“你怎么挑了个鬼片……没别的吗……”

 

神荼挑挑眉:“别的没意思,你害怕?”

 

“不不,但我不是一个人住嘛……这个……万一……”安岩打着小算盘,准备套路个失眠深夜陪聊,没想到神荼打断了他的话。

 

“可以去我家住。”神荼看也没看他,直视着电影屏幕,说得云淡风轻的,“还有明天我们去河边烧烤,我妈让我请你也去。”

 

安岩一下子就呆了:“什么、什么情况……”

 

第一反应竟然是这家伙不是只有今天有空吗?

 

神荼耸耸肩,看着电影里一个鬼影猛地闪过来,放映厅里女生的尖叫此起彼伏,他伸手挡在安岩的眼镜前面,同时他的手腕被安岩颤抖的手抓得死紧。

 

这一波恐怖气氛过去,安岩尴尬地松手,解释说:“抱歉抱歉,第一次在电影院看鬼片……”

 

其实他根本没来过几次电影院。

 

神荼没把手收回去,自然地搭在扶手上,最后电影结束,走出放映厅的时候低头一看,竟然被安岩掐出了几个红印。

 

安岩也看见了,瞬间换了一副小心翼翼的表情,表示中午请客吃饭。

 

神荼当他是还电影票钱,点点头应了。

 

于是两人从商场顶层往下走,想沿路找家餐厅。走着走着安岩被三楼的VR体验馆吸引了视线,神荼也不是完全没兴趣,就陪他去玩了。

 

排了几分钟队,安岩兴奋地拿起了手柄,玩起时下热门的剑斩方块。游戏一共三局,他在第一局的后半部分已经找到了状态,跟着音乐的节奏一剑一剑劈得痛快,第二局玩得更爽,最后一局让给了神荼。

 

两人在两局之间不长的时间里交换了位置,上来神荼完全凭刚刚观战的经验对付那些方块,不过他适应得比安岩还要快,后半段几乎满分。

 

安岩看着看着,觉得神荼挥手柄的姿势真是帅呆了,不知不觉间身边围了一圈看热闹的小姐姐,神荼玩完了一摘设备,看见突然多了这么多人,还愣了一下,拽着安岩赶紧走了。

 

安岩隐约听到后面有人激动地喊道:“我的天好甜好甜……!”,抬眼看了看拉着他走的神荼,心下浮起一个疑问:神荼还害羞了吗?因为被围观?

 

总算找到个地方坐下来,点完单安岩看了眼手机,向神荼“汇报”了丰绅和固伦仍然没有回复的奸情,神荼猜测他们是约去图书馆学习了。

 

“啊?”安岩惊讶于神荼如此了解其他人的生活。

 

神荼拿出手机,给他看瑞秋早上发给他的照片,正是图书馆自习室里,丰绅和固伦相对而坐,认真学习的场景。安岩哦哦哦了起来,眼尖地发现照片里瑞秋的对面也有人。

 

“那是罗平。”神荼毫无悬念地说。

 

“行啊他们!放个假就这样了……”

 

神荼把手机按灭,正色道:“我说的事,你考虑一下。”

 

安岩结巴了:“去、去你家的事?”

 

神荼点头。

 

“不、不打扰吧……?”

 

“阿赛尔总抱怨我不理他。”

 

“那好吧……今晚就去?明天我也能跟着去烧烤?”

 

神荼微微一笑:“当然。”

 

安岩有点看呆,神荼见他愣住,抬手弹了下他额头,道:“要收拾东西的话,我陪你回去一趟。”

 

“要不……!”安岩说了个开头就停了,自己在心里否决了这个提议。

 

要不你去我家住不就得了?这什么鬼畜的想法……安岩都差点开始害怕自己。



评论(13)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