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肥仗剑走天涯

我的价值,只由我自己来评断。

《而后乃今将荼岩》荼岩/9

想写这一幕很久了!

本来打算让荼哥骑小电驴的……临时起意,改了……


9.

 

一天半的运动会转瞬间落下帷幕,接下来是苦逼高中生们万众瞩目的国庆假期。运动会结束,所有人都拉着箱子提着包走出校门,哪怕是神荼这种神级人物,看看校门外等着一个只有家长们一半高的阿赛尔,终究也不能例外。

 

平常的周末放学,安岩都是跟神荼一起接了阿赛尔,再到车站去一同坐车回家,但这次不同。

 

运动会开始的几天前,他们宿舍打进来一个电话,江小猪接的,说了两句之后转身喊道:“安岩你妈!”

 

正往床上爬的安岩差点一个趔趄摔下去:“卧槽你骂谁呢?”

 

江小猪拽着听筒澄清自己:“谁骂你了!你妈的电话!快来接!”

 

安岩愣了一下,跳下梯子去接了电话,嗯嗯几声,一直点头。平时嘴不闲着的人突然除了答应没别的话,众人都一阵诧异。等他扣了电话,江小猪问:“咋、咋了?”

 

“天啊……”安岩自己都一脸不敢置信,“我妈说开完运动会来接我回家吃饭……”

 

“哈?就这事儿?”

 

其他人都觉得安岩大惊小怪,只有靠着墙看书的神荼什么也没说,只是低了低拿着书的手,静静地盯着安岩的表情。

 

安岩有点恍惚似的:“她上次接我,还是初一的时候……”

 

众人沉默了,看着突然在他们心里变得不一样了的傻班长,不知怎么就不知道说什么好。

 

最后还是神荼接了安岩的话,问道:“不一起走了?”

 

“嗯,到时候神荼你跟阿赛尔自己走吧……我去我真是奇了怪了,我妈不应该知道宿舍电话号码啊……该不会是她找包姐问的吧?”

 

于是运动会结束当日,安岩连东西都不敢多带,塞了几件衣服几本书在书包里,没拿别的负荷,在校门口等妈妈,站得笔直,一脸正义。

 

同宿舍的人知道了他的事,经过他正义凛然的身姿时走上来拍拍他的肩,说声加油。安岩很感动,揍了那些人的屁股当做报答。

 

神荼走之前抬手揉了揉他的脑袋,只说了句“拜拜”,但安岩明白那是“加油”的意思。他把贴了张写着“允诺姐姐专门给小正太留出来的”的便条的水果糖放进阿赛尔手里,再站直了对神荼傻笑了下,说:“谢啦神荼。”

 

可是,世界上有很多时候,事情偏偏不会向人最希冀的方向发展。

 

比如那天傍晚,等到入秋的天要黑了,安岩的妈妈也没有来接他。

 

“她八成是忘了吧……”安岩搓了搓发凉的胳膊,自言自语,“可能找不到学校在哪里,毕竟她一次也没有来过……要不自己回去吧,但万一她来了怎么办?还是再等会儿好了。”

 

安岩没带手机,只有一个傻等的笨办法。

 

夕阳完全不见了踪影,余晖也将要褪去的时候,安岩望见街道的另一头,远远闪过来一个黑色的影子,而后是引擎的轰鸣声。一辆摩托车疾驰而来,骑手和车都是黑的,几乎融为了一体。

 

安岩看呆了,等到那辆车停在他面前,一个人摘了头盔,从摩托上迈下来,站定了抛了抛钥匙,安岩才回过神来,道:“神荼!怎么这么拉风!这车是你的啊?”

 

“怎么等到现在。”神荼一拽他的胳膊,像是被冰了一下,马上脱下自己的外套,扔到安岩头上,转身走向摩托,“穿上,上车,我送你回去。”

 

安岩不敢磨蹭,卸了包穿上神荼的外套,又把书包背上,乖乖地接过神荼递来的头盔,跨上摩托后座,神荼瞬间拧把把摩托开了出去,安岩大叫一声,抱住了神荼的腰。

 

“我靠吓死了!!哎神荼!你来干什么?”安岩在呼呼的风里喊。

 

神荼措辞片刻,没说出话来。

 

安岩也不追问,只是把戴着头盔的脑袋顶在神荼背上。过了一会儿,等红绿灯,安岩才说:“哎神荼,我妈好像忘了诶。”

 

神荼可算是应了一声:“嗯。”

 

“不过你来接我了,也一样。”

 

“……嗯。”

 

“谢谢你啊!”

 

“嗯。”

 

平日里神荼是个没什么温度的人,但那天,神荼的外套着实很暖和。


评论(14)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