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肥仗剑走天涯

我的价值,只由我自己来评断。

安岩喵/去污粉有吗

电视哇啦哇啦地播报着内容,一颗小脑袋在电视机前上上下下,隐约听见另一个人的喘息和加重的呼吸。

安岩剥开晨跑后神荼买给他的一根棒棒糖,飞速塞进嘴里,结果还是在一上一下的颠簸中呛了口唾沫。

颠簸是因为他正坐在神荼背上,神荼做着日常俯卧撑。神荼穿着工字背心,脊背的肌肉随着动作一紧一放,身体热得发烫,汗一滴滴地滴在地板上。

安岩稍微咳了一声,马上又专注于电视节目。一开始是他捣乱往神荼身上爬的,但神荼发现这样反而能加大锻炼强度,做俯卧撑时就一直让他这么坐在身上,作为补偿是清晨人少的时候带安岩去公园玩一会儿。

实际上安岩是被神荼藏起来的,出去的时候不多,即便原本是猫也架不住小男孩调皮的天性,吵着要出门好多次了。

其实安岩总觉得神荼的骨头硌屁股,又不大好意思说,因为动来动去的肌肉又给他一种怪怪的感觉,心里躁动,脸上发热,好几次回过神来都跟不上电视的节奏了。

不知过了多久,神荼停下了,低声说了句下来。安岩赶紧跳下去,神荼身体一晃,气息不稳地往沙发上一坐,安岩跟过去,陪他歇了几分钟,就又跳下沙发,站在门框边上绷直了身子。

神荼抬眼看去,安岩的脑袋又在上次画的粉笔线之上了,看上去就像又长了半岁,实际上不过半月。

神荼站起身,感到腰腹一阵酸痛,但被他无视了。他按住安岩的头顶又画了条线,什么也没说,表情稍微有点复杂。安岩则不然,喜笑颜开地贴着门框出溜下去,几乎坐到地上,又立马弹起来,来回重复了许多次,口中还随着动作念念有词:“我矮啦!我又高啦!又矮啦……又高啦……”

神荼站直了身子俯视小小的他,安岩嘴巴一扁,伸着手就往神荼胸前砸,又道:“大坏蛋!小拳拳捶你胸口嗷……!”

神荼忍俊不禁,把他抱起来举得高高的。

安岩胆战心惊,因为刚做了高强度的俯卧撑,神荼的胳膊不由自主地在抖。

评论(5)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