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肥仗剑走天涯

我的价值,只由我自己来评断。

《不速之客》(中)荼岩/520

明天回校……尽量下周更完(不知道怎么完)
文风貌似有些改变?请多多评论……!

《不速之客》(中)

安岩攥着那张纸敲响了镇上那个老头的家门,询问他是否存在抹去人记忆的法子。

等到安岩终于等到了一个答案,时间已然悄悄偷走了十年。

老头依然是老头,安岩已不是男孩。

老头弄到一卷破旧的羊皮卷,将上面的古语翻译出来告诉安岩:“吸血鬼中,血统越是纯正的贵族,其能力越是深不可测,操纵记忆一事确有记载。至于纯血贵族,则以秦,罗,苏三家为首……”

足够了,他不需要从来源不明,破旧不堪的羊皮上获得并不一定准确的信息,他有更好的渠道。安岩无心听完,找个借口溜了。

自那个下雪的夜晚开始,安岩与妈妈的生活不再平静,屡次有各种各样的吸血鬼敲响他们的家门,表现出对血液的渴望,与当年老头所讲大相径庭。虽然此类骚扰大多可以关着门无视,但也有蛮不讲理,破门而入的个例。

在为数不多的个例中,能凭安岩一己之力赶走的更是少数。幸运的是,一位实力强劲的吸血鬼,以不可一世的强硬姿态,站在了他的面前,成为他最亲近的朋友,一直保护他的安全至今。

那位吸血鬼的名字是阿赛尔·秦。他与安岩年龄相仿,却在吸血鬼贵族中手握重权,能力更是不容小觑,普通的吸血鬼难以抵挡他一棍重击的威力,也常常被他的气势吓跑。为表尊重,阿赛尔从未提出进入安岩家门的请求,而是向来站在他的门外,清扫干净闹事者,便悄悄离开。

与其说阿赛尔对安岩格外宽容,不如说他真的对安岩太好了。他容许安岩进入他势力范围内的吸血鬼集会场所——几个街区以外的一家小酒馆——“帝国余晖”。

安岩抬头望了一眼门牌,推门进去,在吧台前找了个座位。调酒师转过身来,用极其清冷的语调问他:“需要点什么?”

酒馆里灯光昏暗,安岩暗自琢磨这新人怎么感觉有点眼熟,一边答道:“要一杯亟不可待的苹果汽水。”

调酒师看起来十分认真地在酒柜中扫视,片刻后淡淡道:“抱歉,这里没有汽水。”

安岩愣了一下,他当然知道这里不卖汽水。汽水是他与阿赛尔定下的密语,这里的每个服务生都清楚,只要听到“汽水”两个字,就必须放下手中的一切工作,去叫老板出来。

“你是谁?”安岩狐疑地问道。他与阿赛尔相识这么些年,这家体制严谨,人人训练有素的酒馆从没出过漏子。

调酒师看向他的眼神变了。一道光打过来,安岩与一双蓝眼睛对上了视线。

他想起十年前那个下雪的夜晚,不翼而飞的饼干和苹果,壁炉的火光映出一位危险的不速之客,他还欠老头一份未转达的感谢。

“你混进这里……是要做什么?”他试探地叫出猛然蹦出脑海的名字,“神荼?”

被认出的神荼静静地盯着安岩,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身着调酒师制服的他带着被压在那双蓝眼睛里的贵族气息,心不在焉似的拿起手边的高脚杯擦拭,视线仍然默默地钉在安岩脸上。他知道,封存记忆的咒语会在视线接触的一瞬间失效。

他拿走了安岩很多东西,包括他原本平静的生活。如今既然再次相见,他认为是时候把那些一一还上,从记忆开始。

安岩移开视线,往旁边晃了两下,有点尴尬,又看回去,对着不答话的神荼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但漫长的对视和沉默过后,还是他开启一个话题:“那个……我改了暗号,当年谢谢你。不过你怎么知道我们会被其他吸血鬼盯上?”

神荼仿佛全然没听见,只说:“不要跟帝国余晖混在一起。”

“他们的头儿是我朋友。你……”

安岩话还没说完,这时神荼已将手边的玻璃杯整理好,安岩看到他的双眼诡异地亮了一下,整个酒馆瞬间陷入黑暗。

人群一阵喧嚷。安岩从座位上站起来,喊道:“叫阿赛尔来!别慌!”

神荼不知何时来到他的身边,安岩只听到低低一声“跟我走”,就被拽住手臂,没了意识。

发生了什么?安岩在黑暗中醒来,脑海中先是蹦出这一个问题,然后是很多个,各种各样的,其中不少都关于神荼。长久以来,虽然他时常受到吸血鬼的攻击,但他对吸血鬼的好奇心也不减反增。加之老头能触及的秘密有限,阿赛尔也不对他多说什么,他将求知欲转移了大半到神荼身上。虽然神荼似乎习惯了无视别人的问题。

他记得帝国余晖的灯光骤然熄灭后,神荼抓住了他的手臂,让他跟他走。所以他这是被神荼带到哪里来了?还有,他是被神荼弄晕的吗?

安岩动了动,没能坐起来。他的头顶狠狠地撞上了什么东西,疼得他呲牙咧嘴。摸索了一阵,他意识到自己被关在了一副棺材里。

他依旧好奇,但恐惧也渐渐浮上来。

过了一会儿,挣扎无果的安岩听到门响。

“啊……真是难以置信!神荼哥哥,人是不能放在棺材里的呀!这是文化差异!人类不明白吸血鬼让别人睡自己的棺材是什么待客之道,他们只会觉得你要害他们!只会害怕而已啊!”

是个姑娘的声音,指责中带着慌乱。不一会儿,灯光争先恐后地扑了进来,安岩跟着滑开的棺盖坐起,直对上神荼一副什么也没听进去的表情。

“那个,你听我说,你别怪他,我们认识,我不害怕的,真的。”安岩对身边扎马尾的姑娘解释道。

吸血鬼女孩的眼睛闪了闪:“撒谎。你害怕了。”

看来她拥有窥探人心理的能力……安岩尴尬地看向神荼,伸手比划:“只有……一丢丢。”

神荼依旧面无表情,没理他,转而对女孩说:“给他检查一下,应该没有外伤。”

安岩瞬间变了脸,抱紧自己,却只是被女孩仔仔细细地盯了一会儿。她还可以窥探人的身体状况……安岩猜她是个吸血鬼医生。

“没有伤,但有一点奇怪……”

神荼打断她:“出去等我。”

女孩方才训话的气势全无,乖巧地应了一声,离开小屋,靠在屋门外小声念道:“罗平把他说得那么凶……刚刚发完火还怪害怕的,这不是挺通情达理……混蛋罗平,净忽悠我。”

安岩按了按身下软软的绒毯,一边翻出棺材一边没话找话:“呃……这是你的床吗?”

神荼点点头。

安岩往他那里走了几步,神荼抬了抬脚,好像意图退开,却还是把长靴的鞋跟放回原地。

“我有很多问题想问你。”

“我能回答的很少。”

“没关系!一定比别人多。”

神荼抬抬手,横在房间中央的棺材一下子变得很小,最后到了他的手上,只有手掌的一半大,被他收进衣服里。安岩简直要把眼睛瞪出来。

“阿赛尔跟我说,有些居无定所的吸血鬼,会把自己的棺材带在身上……我还不信……”

“你们很熟?”神荼抱起手臂。准备好回答问题的一方反而抛出了一个问题。

“我们是好朋友。”安岩笑了笑,“他保护我,对我很好,我不知道怎么报答……但他说只要我没事去找找他,跟他聊聊天就好。他觉得我像他下落不明的家人……”

“对于他的家人,他还说什么?”

安岩看向地面,想起一个画面——阿赛尔和他坐在酒馆的吧台边,那家伙难得喝得有点上头,朦胧地望着酒杯里的冰块,说起他的往事。

“他说他的哥哥杀了他的近半族人,包括他的父母,他却对哥哥恨不起来。”

“他相信那些人是他的哥哥杀的吗?”

“不知道,他没说。但……他说,他一开始保护我是因为听人说我救过他的哥哥……可我哪有——”安岩说着,瞪大了眼睛,“神荼……”

“阿赛尔的哥哥是你?”

神荼闭了闭眼睛,表示默认。

评论(10)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