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肥仗剑走天涯

我的价值,只由我自己来评断。

《还不就是个穿越而已》荼岩/ABO

《还不就是个穿越而已》
·接上
·穿越到ABO世界的故事

要放平时,神荼这么威胁式地跟我说话,我肯定全身一抖,跟个挨熊的狗一样就软了,好好顺着神荼的意,免得他又丢下我跑掉。为了留在如此吊炸天的神荼身边,我必须用行动证明,我是个聪明而能帮到他的人,即使在他心里我就是个二货,我也二得恰合他的口味,每时每刻都能衬托出他的高冷帅气。

没办法,我就是这么一个为了哥们(男神),甘做绿叶衬红花的人。

说到哥们,我甚是担心目前的处境。八成是因为穿越过来的只有我和神荼,我们两个只有相依为命才能找到方法回到原来的世界,我仗着这种唯一感,有些作大了。

我不怕神荼了。我知道面对这种问句,我本来应该说“嘿嘿嘿,不知道不知道,经过我的深思熟虑,应该还是神荼你最牛叉。”结果我脱口而出:“你想想,我们在这里相当于Beta,而他是Alpha,肯定不一样吧?”

妈呀,神荼捏我下巴的手指更用力了。

我本能地补救,转移话题:“不对啊神荼,你有问题,你以前不这样的。”

神荼倒是愣了,挑了挑眉,问:“怎么?”

“你变了!”我抓住他的手,试图把他捏紧的手指掰开,却突然被他按住嘴唇。

“嘘。”神荼道,“你没有感觉到吗?”

我懵逼:“什么?”

神荼拿开手,没再说什么,只静静地盯着我。没一会儿,我感受到一种威压,前所未有的感觉,像是害怕,又像是依赖?

我居然产生一种想抱住神荼胳膊撒娇的冲动。

他的手又过来了,我吓得一抖。微凉的手指从我的颊边摸到颈后,按了按,我好像全身过了电一样,整个人软在神荼身上。靠着他,我闻见一股清冽的刺鼻气味,好像往鼻子里灌凉水泡薄荷糖。

“牛奶糖。”神荼不明不白地说。

我大口喘着气,给他一个疑惑的表情。

他看着我,我们离得越来越近,他凑过来闻我脖子,低声说:“奶味重了好多。”

什么?你在我身上闻见奶味?你当我几岁??而且照这意思,以前就有???

卧槽??

我也贴近他,用力吸了一口他身边的空气,几乎被凉得发抖。是这个冰山化实体了吗?不对,还是更像薄荷。

我不解地问道:“这什么情况?”

“……”神荼放开我,靠回沙发,垂眼想了想说,“信息素。”而我失去支撑,直直地倒向他的大腿。我感到力气回来一点,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就撒了个娇,就着形势躺在了神荼腿上。

“……起来。”神荼不满。

“你搞得我没劲。”我得理不饶人,“不起。”

神荼默许了我的道理,结束这个话题:“我们的性别变了。”

我惊慌地拉开领子,瞥了眼自己的胸。

“没有啊。”我说。

神荼扶额:“ABO性别。”

我顿悟了。我们在彼此身上闻到了信息素的味道,神荼的刺鼻而有威压感,一定是Alpha,而我……妈的香香甜甜,Omega吧。

“……我们得赶紧回去。”我有点慌,“再这么下去,被楼上那俩一影响,也发起情来就和谐了。我靠A和O啊!咱不是俩B吗?完了完了那就天雷勾地火了……哎你说,咱回去不会性别回不来了吧……”

神荼还没回答,另一位“神荼”带着他们的儿子从厨房里出来了,一下便察觉到我俩的变化。

我闻到另一种味道,显然是“神荼”身上的,是一种陈年佳酿一般的辛辣香醇。只这么闻着我都简直要醉了,直到神荼伸手捂住了我的口鼻。

两个神荼缓缓对视,带着孩子的那个说:“先吃饭吧,我回去了。”

我脱口而出:“你们不吃吗?”

他摇头,走回楼上。

“发情真可怕。”我感叹道。

回去固然重要,但现在更重要的,貌似是防止我们一A一O原地发情。

“神荼”走后,他们的小孩又变成了我们的工作,不过他已经在餐桌旁端正地坐好,显得特别可爱。我们从沙发上起身,神荼作势要扶我,被我拒绝了。

神荼真的变了,他以前不这么宠我的。

要说从前他对我像是哥哥对弟弟的那一种宠,现在我们可能更像是一对不明所以的恋人。

我不太习惯他这种关心,搞得像是我怀孕了一样。虽然我明白这是他的责任感作祟,因为他刚刚放了不少信息素,把我弄得浑身无力。

我是个神经病,没人理我才是常态,要是突然有个人,以一种十分爱我的态势出现,我可能会不知所措。

我和神荼的关系变得有点尴尬。

我有点躲他,他也有点躲我,可一间房子两个人,能躲到哪儿去?一起跟孩子玩,我们还是会说着说着就对视起来,再移开视线。

我们需要一个让彼此坦然的契机。

这个契机,在几天后出现了。

我一口咬定我只是发烧才浑身发烫呼吸很重,神荼却坐在床边,摇摇头说:“是发情。”

毕竟我不知道,整间屋子里都是奶味是什么感觉,神荼那时估计也难以忍受有什么想要破裤而出之感。

结果就是……我们步了那两个混蛋的后尘。

评论(37)

热度(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