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肥仗剑走天涯

我的价值,只由我自己来评断。

《也曾见过同样的星空》赛允邪教荼岩酱油/5

5

安岩诡异地觉得,自从从那个奇怪的高塔迷宫回来,神荼一连好几天都特别高兴。

他们两个现在是长期组队状态,加上安岩穷,而且他并不知道神荼是不是也没钱,总之两个人凑活着,身在燕坪的时候就住在一起。

自从安岩身怀郁垒之力一事被神荼的到来捅破了,包姐就不见人影,房东跑路之前,把房子也收了。不过她虽然嘴上说着房租翻倍,还是在销声匿迹之前,给安岩另找了个住处,还提前付了半年的房租。

房子两室一厅,比安岩自己租的十几平小屋宽敞不少,房租竟看在包姐的面子上,和之前差不多。

安岩喜欢客厅里那张实木的餐桌,又大又宽,他们在这张桌子上一起吃晚饭,吃完轮流洗碗,像一家人一样。

神荼一般很早就出门晨练,安岩跟着去过几次,就起不来了。神荼不强迫他调整生物钟,高强度的任务安岩可以胜任,但比神荼更需要休息,也更享受不那么紧绷的安闲日子,神荼亦师亦友,他给安岩休息的时间。

至于安岩是怎么看出神荼高兴的,大概是因为神荼这几天,突然教他做了几道家常菜,吃完晚饭,还会陪他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或者强拉吃撑了的他出门散步。

那天晚上安岩也吃撑了,肚子难受,苦着脸被神荼带出门。遛狗一样一路走到护城河边,再往前是夜市,安岩想去凑个热闹,又怕一闻油腻味道更难受。神荼让他扒河边的栏杆等着,去了一会儿回来,递给他一杯酸梅汁。

安岩吸溜着酸梅汁,挂在栏杆上刷朋友圈,神荼背靠栏杆抱臂站在一边,看着夜里城市的灯火,不知在想什么。安岩突然“诶”了一声,凑过去给神荼看屏幕。

“允诺拍的照片!”安岩点开图片,画面上是两个人的自拍,允诺拍照是专业卖萌,旁边阿赛尔一脸不情愿。安岩憋笑,“允诺说,说阿赛尔傲娇,可爱死了……”

神荼看了一眼,问:“你觉得,他们合适吗?”

“我?”安岩指指自己,看神荼一脸“没错就是你”的表情,纠结道,“我觉得蛮不错啊,要是阿赛尔没被圣珠影响,二十岁,也是个大人样子了,说不定还挺帅!”

“不过中二病不好治……”安岩看一眼神荼,补充说,“放心,没他哥帅!而且这种事,阿赛尔不会听你管的,合不合适,他俩决定,咱八卦是一码事,人家的想法是另一码事。”

神荼点点头,表示同意。

“神荼,我有件事想问你。”安岩突然换了表情,正色道,“你这么关心阿赛尔,是为他高兴,所以这几天对我这么好?还是……你又要离开了,不带我?”

说到最后,安岩躲开神荼探询的视线,垂着眼,声音慢慢低下去。神荼愣了一下,一时间没有回答。他这才发觉这段日子自己心情一直都不错,但只有一小部分是阿赛尔的缘故。现在想来,大概是他想清楚了什么事,不再压抑自己了。

“想多了,二货。”神荼瞥他一眼,“我不会再抛下你。”

安岩眼睛一亮,抬头却发现神荼已经走出去几步了。计上心头,他把喝完的酸梅汁塑料杯随手塞进路边的垃圾桶,打开手机的相机,三两步追了上去。

神荼习惯安岩像个小狗一样绕着他蹦蹦跳跳的了,感觉到他从背后冲过来也没有反应,照常走自己的路。安岩窜到神荼身后,从一侧一把勾住他脖子,伸出两根手指,比出个剪刀,另一手举远手机,点了下屏幕。

安岩内心承认神荼长得好看,手机里一堆偷拍,这还是第一张合影。与其说他是终于鼓起勇气,不如说是一时冲动,回到家一想,只挨了一下揉头推远,没被打死真是超值了。

安岩把这张照片发给允诺,说转告阿赛尔好好养伤,我和你哥挺好的。

允诺回个OK,转手把照片传给阿赛尔。

阿赛尔在她家客房翻了个白眼,没回,扔下手机窝床上去了。

他是被允诺硬拉来的,一是中了毒医生建议静养两周,免得对身体造成损伤,二是龙傲娇去THA研发部维修,允诺既无聊又没人看着,被龙傲娇完全不愿意地拜托给他了。

白天,允诺试图拉他出去逛街,阿赛尔说要静养,不给她提袋子,允诺瘪瘪嘴,俩人坐在家庭影院沙发的两头,看了一天电影。

帝国余晖哪里的人都有,混血出身的阿赛尔是个语言专家,无论看美国大片岛国鬼片还是什么经典的外语电影,他都不在话下。

傍晚时他有些累,允诺一见他闭上眼睛,就忍不住问:“阿赛尔,你睡着了吗?”

他回答:“没有,我在听。”

“你不要睡着哦……我不想一个人看电影……”

“我不是在这里吗。”阿赛尔睁眼看她。

“其实我怕这个地方……”允诺抓了抓裙角,“小时候,家人很忙,没时间陪我玩,就让我呆在这里,一个人看动画片。我经常看一整天,所以视力不大好。”

“孤单?”

“……嗯。有时候看着看着睡着了,醒来肚子很饿,动画还在放,周围黑漆漆的,只有我一个人。后来,THA介绍傲娇给我……我们变得很忙,经常不回家,这里已经很久没来了。”

“我小时候,爸妈也总在工作,哥哥他——”阿赛尔说到一半,往沙发的中间挪了挪,“算了,你坐过来一点。”

“你想吃我豆腐!”允诺警觉道。

“我哪有?”阿赛尔反驳,“你把我想成你管家不就好了,他和你很亲密吧,也对你没有企图。”

允诺犹豫了一下,嘟嘟囔囔地坐过去了,离近了阿赛尔才听清她一直念着:“你们又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了?阿赛尔不明白,但是直觉告诉他,最好不要问出来。

他只好叹一口气,跟允诺肩靠着肩,沉默地看完了晚饭前最后一场电影——讲亲情的,他难得没有走神,以至于屏幕上开始滚动演员表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旁边这丫头早已经靠着自己的肩膀睡着了。

他动了动,想叫醒她,又停住了。

好吧,算了。这次等她饿醒,不会只有空荡荡,黑漆漆的屋子了。

阿赛尔想起小时候躺在哥哥腿上看电视,他也会睡着,有次被什么吵醒,发现那是哥哥的手,轻轻地拨弄他的头发。

满目柔光。

他伸出手,快要碰到允诺颊边的头发,突然回过神来,收回手的时候,听见了几声加快的心跳。

评论(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