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肥仗剑走天涯

我的价值,只由我自己来评断。

《虚假记忆》荼岩/七七生贺

·七七@docter_七七 生贺!告诉世界我爱她qwq

·这仿佛只是一小部分(躺尸)

·一个穿越到彼此记忆里的故事,所以叫虚假记忆。意思就是……还有大荼小岩……


《虚假记忆》

 

这人就不该手欠。安岩动弹不得,几乎要把面前慢慢合死的棺材板盯个窟窿出来,翻了个白眼。他被一股邪门的力量掀到了空棺材里,整个人像被按在底板上一样,只能动动指头转转眼珠,而这一切都源于他好奇地去摸棺盖上的繁复纹路。

 

他和神荼来的是一个战国墓,规制不大,宝贝不少,既经不起胖子一身膘横冲直撞,也受不住他摸金校尉两手一摸,于是一点信儿没敢漏,接任务当天就出发过来了。这会儿,趁着神荼在主室安装THA的黑科技设备,自己乱逛的安岩被困在棺材里,想想神荼那边听见响儿应该就过来看情况了,安岩心里突然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喂老哥,你不像我你有多年冒险经历这种时候你可别——

 

重物直击胸口,脑门被猛地一撞,眼镜飞到一边,安岩用被静音的喉咙,无声地嗷了一嗓子。

 

——碰啊……

 

完了。安岩反而释然了许多,一睁眼又愣住了——除了神荼的脸根本看不到其他的东西,他们挨得太近了,鼻尖对鼻尖,能清楚地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安岩用上全身仅有的力气,从嗓子里憋出一点声音,但听起来就像猫的肚子咕噜咕噜叫。神荼看着他的眼睛里仿佛满是嫌弃,又像是想笑。

 

没法子,先这么着吧。

 

安岩无奈地闭上眼,困意接踵而来。

 

>>>

 

回过神来,安岩发觉自己蹲在一座古罗马女神雕像后边,一旁开着蔷薇,蜜蜂嗡嗡地在耳边飞过。他小时候跟堂哥在老家野的时候,捅过不少蜂窝,当然被蛰过好些次,一听这个声音,当即打了个哆嗦,站起来打量四周。庭院宽敞,洋房气派,就是看着旧了,风吹雨打过了没有重新刷漆,三层的房子一侧都被爬山虎爬满了,院里也是杂草丛生。

 

这谁家院子啊?多久没扫了……安岩觉得这地方陌生,手覆上插在腿边的枪,刚想走出这个狭小的角落,就听见一个小孩的声音说:“哥哥,真的就我们两个去吗?”

 

这小孩的哥哥答道:“怎么,你说要来的,现在害怕了?”

 

小孩的嘴也够甜:“我没有……我是怕万一被爸爸妈妈知道了,罚你怎么办?”

 

“罚你好办,让你弹一天琴,你保准疯掉。怎么罚我嘛……就不是你需要担心的事了。”

 

“啊~你跟我一起,弹一天就弹一天啦,哥哥最好了!”

 

“好吧秦小狗,就一张嘴会说。走,我们找找上次那个洞去……”

 

安岩见那俩小孩绕过正门,往房子后面跑,连忙跟了过去,表情已经是瞠目结舌——刚刚他看了个清楚,大点的那个,像神荼像得跟个私生子似的,小点的,虽然发型很迷,但分明跟阿赛尔是一张脸。

 

什么情况???安岩一边惊恐地在心里刷屏,一边跟着那俩小孩到了洋房后面。小孩搬开几块砖,拨开几丛草,一前一后地钻了进去。安岩一看那个洞的大小连自己肩膀都过不去,四下一看,爬上了一棵树,跳到二楼阳台,找了一扇没锁的窗,爬了进去。

 

小孩进去的地方,大概是地下室。安岩捏着鼻子从一间满是灰的卧室出来,飞快地下了楼,把整个一楼转了一圈,却没有发现什么通向地下室的门。

 

奇了怪了,还能是密室?安岩站在客厅中央,静下心仔细想了想,首先卧室里一块依旧行走的电子表显示现在是2002年,而这里以前住着一家子法国人,除了看出他们很富以外没有任何表明身份的东西。第二,基本可以确定那俩小孩就是神荼和阿赛尔,不过他对自己怎么穿越过来的,一点头绪也没有。

 

正想着,他听见一声像是什么掉在地上的声音,眉头一皱,走向了沙发旁的壁炉。

 

他敲了敲壁炉外面,探头进去,从包里掏出根照明棒,看见炉壁上一行小字,居然不是法语,是英语写的:光明中的黑暗之声。

 

安岩看了眼脚下残留的炉灰,去厨房的壁橱里翻出来一盒火柴,划燃一根,小心地扔进了壁炉。没有木柴,壁炉里却猛地燃起白色的火焰,接着是石头摩擦的声音,火焰后面现出了一条黑黢黢的甬道。安岩灭了火,钻了进去。

 

安岩举着照明棒前进,没几步就遇到向下的楼梯,看来是地下室没错了。他有点紧张,一会儿见了那俩小孩,说什么好?难道要说……嘿虽然你们现在还不认识我但悄悄告诉你们以后你们会认识我的哈哈哈不要告诉别人哦?

 

傻,PASS。

 

那……喂你们两个小屁孩知不知道不能擅闯民宅!赶紧给我滚滚滚!

 

太凶了,PASS。

 

要不就……你们在这玩探险游戏吗?拜托了我也想玩,带我一个好不好?

 

……他们不会同意的,PASS。

 

算了,见到再说吧……安岩拿照明棒敲了自己一下,再往前一照——一张惨白的小脸,瞪大的黑眼睛——卧槽!安岩捂住自己的嘴,对面神荼也从后面一把捂住了阿赛尔的嘴,低声问:“WHO ARE YOU?!”

 

安岩照亮自己的脸,把中国人的特征露出来:“你、你好,我叫安岩……看你们两个小孩进来了,怕你们出事,我才跟进来的。哎,你们不知道这儿很久没人住了吗?”

 

神荼盯着他,眼里闪了闪惊讶之后,换上了全副武装的戒备,问:“你是中国人?”

 

安岩点点头,看着这眼神有点受伤,又安慰自己这是正常情况,看着看着,还觉得神荼没长开的样子就蛮好看,怪不得以后帅得日天日地的。

 

这时候阿赛尔挣开他哥的手说:“我们是来探险的!哇!你还带了玩具枪诶!”

 

安岩:“……这是真枪。”

 

“你想做什么!”神荼一抬胳膊把弟弟挡在身后。

 

“我是个冒险家,路过这里!”安岩自豪地说,“不过这儿挺怪的,你们还是早点出去的好。”

 

一听这话,阿赛尔垮了脸,神荼也垂下眼睛,道:“出不去了,我们迷路了……对了,你是一直跟着我们的那个人么?”

 

安岩心里咯噔一声:“有人跟着你们?!不是我,你们进来的洞太小,我从二楼翻进来的。”

 

“那是谁啊!……哥哥,我们……”阿赛尔一下子不安起来,话没说完,便被神荼揉揉脑袋,揽进怀里。

 

神荼出声安慰:“没事的,不怕,大哥哥会帮我们的。”

 

安岩觉得这大概是哪个平行宇宙,他根本无法想象正常的神荼温柔地抱着阿赛尔揉他脑袋的样子……

 

神荼抬头看他:“你可以带我们从你来的路出去吗?”

 

“我可以提条件吗?”安岩拿出手机。

 

“什么……”

 

“你叫我一声安岩哥哥……让我录下来,嘿嘿。”

 

“……”

 

神荼低头沉默了十几秒,旁边阿赛尔看不过去了,替他喊了一声,安岩摆摆手说不算。接着神荼抬眼看他,别扭地抿着嘴,像个被坏蛋提审的正派小特务……

 

“好吧好吧,我输了,我带路我带路……”安岩受不了这个眼神,举手投降。

 

安岩鄙视了一番他们的低配手电筒并给了神荼一根照明棒,他打头,神荼走最后,把阿赛尔夹在中间。三个人沉默地走了一段路,安岩突然停步,转身说:“我好像……也迷路了。这什么鬼地方?”

 

神荼叹了口气。

 

“你是不是想着……就知道这个人靠不住。”

 

神荼移开目光,很明显他猜对了。

 

“小小孩儿拽什么拽,以后有你拽的,不差这一会儿,让我过过瘾不行吗?”

 

神荼和阿赛尔交换了一个“这个人真的有病吧”的眼神,安岩气得要跳起来了。

 

但是很快,他换了副表情,轻声叫两个孩子不要动,慢慢拔出枪,向黑暗的甬道里发射了一颗冰冻弹。

 

“快走!”

 

跑了一会儿,身后没动静了,安岩向他们确定了跟着的只有一人,打算去会会,把两个孩子安置在几个木箱后面,约定好有事叫他,就学猫叫。

 

安岩一个人往回走,没找到人,离开不到十分钟,便听见几声软糯糯的猫叫。

 

我靠这是神荼叫的吗哈哈哈哈哈!!安岩急着往回赶,心里却忍不住偷笑。然而回去一看,箱子后面只有一个阿赛尔蹲在地上,可怜兮兮地抽鼻子,就知道坏事了。

 

“神……我是说你哥呢?”

 

阿赛尔抬头忍着眼泪说:“因为另一边有人走路的声音,哥哥去看了……让我数到三百就叫你回来,他会不会……会不会……”

 

“你放心。”安岩按住阿赛尔的小脑袋,“他不会有事的。你是男孩子,把眼泪咽回去,我们去找他。”

 

阿赛尔用力地点了点头。


 

评论(8)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