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肥仗剑走天涯

我的价值,只由我自己来评断。

《为敌》联文/苏份/8

《为敌》苏份联文/8

 

上一棒:@木子日央 

下一棒:@暮泪 

 

安份脚步一顿,提了提背上的神荼,气喘吁吁地突然听见一点微弱的破空之声,身子一矮,飞起一脚把安岩踹得在地上滚了几圈。

 

“我靠!你踹我干嘛?!”安岩爬起来骂道。

 

“我要能腾出手来我用得着踹你吗!”

 

安份眯起眼睛,见吊桥上的苏已经站了起来——不,是真正的苏来了。他就知道这个家伙绝对不简单,被自己轻易制服?怎么可能。他可没那个本事在被发现行踪的情况下两刀废了苏那双精妙的手,果然刚刚那是个假货。不过现在要紧的是……出来得急,就那么两把匕首,全搭进去了。

 

“小心!”破空声又至,安份出声提醒。这次安岩看见了飞过来的金针,原地打了个滚,使力把自己翻了起来,直起身子回到了安份旁边,却见他猛地跪了下去,安岩只来得及拽住神荼的一只胳膊。

 

“老哥??”安岩搞不清状况,心说这时候是不是还是家传绝技秒怂求饶最管用,于是压了声音弯腰问道,“什么情况,这招你很久没用过了,我也跪吗?”

 

“跪你妈啊!”安份把身上的神荼往安岩那一推,“你带他赶紧跑!馗道阵群是你们俩的地儿,找个地方好好藏起来。”

 

安岩把神荼背好,看了看安份动弹不得的小腿和双脚,这下也明白了:“你中招了?自己小心,撑住了,等会儿我们回来救你。”

 

“我来的路被封了,你最好记得回来带我出去。”

 

话是这么说,安岩真要跑,恐怕还没那么容易。安份虽跪着,倒是倔强地挺直了身板,抱起双臂,硬是对着正从吊桥上走下来的苏、罗二人挑衅道:“私人恩怨,上我这儿招呼,那针往我老弟身上飞是怎么回事啊?苏,我刚扎的又不是你的手,不至于打不准吧。”

 

“去追。”苏嘱咐了罗一声,后者一个闪身不见了踪影。他持着手杖,从容地在安份伸手够不到的距离站定,嘴角微弯,“安份,我才想明白,原来一个人心狠,都是从自己开始的。”

 

安份一声不吭地盯着他。这张脸,上半夜的时候好像还在面前,很近很近的地方,眼里映着月色的流光,颇有兴致地听喝醉的自己扯东扯西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时候酒气朦胧,总觉得那时候的苏特别温柔、特别可靠……那是安份生命中为数不多的想要依靠别人的瞬间之一。可是现在,笑容变了味道,安份居然有点腿软。

 

苏迎上他的视线,缓缓道:“然后,才是别人。”

 

他一挥手,密密麻麻的人影瞬间冲了过来,绕在他们两人身边,一圈一圈地转。安份惊惧地垂下脑袋,瞪大了眼睛,有几个人影用了很大的力气往他这里撞,苏不知何时接近,在他裤腰上绑了一个小铃铛,人影便好像撞在了什么屏障上,碰不到他了。

 

安份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做:“你干什么?”

 

“秦家叛逃固然重要,”苏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杖在安份腿上轻轻敲了一记,解了他的禁锢,“但我对你更感兴趣。我在找这样一个人,不知何故炼化厉鬼、自断退路、招引煞气……原本禀赋极佳,却偏偏成了异端,打着算命先生的幌子,终日跟恶鬼混在一起。这个人,不是你吗,安份?”

 

安份继续不吭气。

 

苏接着说:“我们一个月的契约还奏效。”

 

安份果断道:“作废。老子炒了你。滚。”

 

“好。”

 

安份:???

 

那些鬼叫的人影依然在驱魔铃的结界外转圈,安份看了看四周,想起了门上的四十九根金针:“你把门开开,咱俩谁也不欠谁。”

 

苏笑得一派和善。

 

“之前看命的报酬,用驱魔铃来抵,足够了吧?从现在开始,我来雇你,你帮我做一件事……”

 

安份哼了一声:“我不给短命鬼做事。”

 

“为什么?”苏问着,向后退了一步,出了结界,站在嚎哭的厉鬼中间,露出了哀伤的神情,“他们告诉我很多,很多关于你的事,大多恨你入骨,说你心狠手辣、罔顾人伦。我很好奇,你究竟在做些什么?”

 

“我做什么跟你没关……喂,你流血了!”安份伸出手去,出于防备却并没有移动驱魔铃的结界。

 

苏的血是从双眼里冒出来的,往下流到下颌,便被他用一张白手帕接住,可是不见停,白帕子染红了一大半,可他还是笑着无动于衷。

 

“你……”安份知道这时候离开再好不过,但脚就是挪不动,苏的禁制已经除了为什么他还是动不了?

 

“帮我做事,定金五千。”苏说。

 

巨款!安份一下子脑子停转。

 

“罗到现在还没有把那两人带来,说明他们跑得足够远、足够安全了。”

 

安份咽了口口水,喉结一动。他解下驱魔铃,扔到了苏的脚边。

 

“先对自己心狠,是我上道以后明白的第一个道理。你放过我弟,哦,还有神兽兄……这个道理,安岩一辈子也别想懂。”

 

苏总算是擦干了汩汩的血,他的血颜色很不对,黑红黑红的。本来就是个短命鬼嘛。他收起帕子,心安理得。

 

“晚上的啤酒还剩半打,回去的路上我们去一趟菜市场,红烧肉和素烧鹅,先试哪个?”

 

“两个一起吧,我快饿死了。”安份毫不客气。

 

苏应了声好,拿出一个罗盘来端平,照着指针的转动找了一个方向。

 

“哎你能不能先把这些玩意儿弄走,不然咱俩必须靠这一个驱魔铃一直离这么近吗?”

 

“那是你炼的鬼,我制不住,只是引来馗道阵群。”

 

“怎么引的?”

 

“跟他们说你会来。”

 

“艹!行吧,先这样吧。那你现在干嘛呢?”

 

苏抬了抬罗盘:“追踪凶舍利。你不是在他们身上放了一个?”

 

“找他们干什么?走我楼梯不行?”

 

“解不开。”

 

“我去你到底靠不靠谱啊!到最后还是得靠我弟和神兽兄啊?”

 

苏耸了耸肩:“靠罗的智商。我没让他把神荼打个半死毕竟他是秦家人,也没让他随便说话吓唬安岩因为他是你弟弟,但是他都这么干了。再不追过去,不知道他干出什么来。”

 

(装逼失败……交给后面的小伙伴了qwq)

评论(8)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