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肥仗剑走天涯

我的价值,只由我自己来评断。

【虹蓝】短篇完结/论冰魄剑的传承

@-芜卿- 这篇可爱到爆炸啦!!哈哈哈哈哈哈哈

AtWhite:

欠了四个月总算把欠室友的文填了QwQ虽然名字难听但并不妨碍这是一个正宗的甜向HE 请忽略我文风的蜜汁变化 祝食用愉快~






这一夜,玉蟾宫主的寝宫内灯火如昼。


少侠站在门前焦急地徘徊,室内不时传来女子痛极的低喊,他的白衣因为紧张渗出点点湿意。


他的身后不远处站着三只小崽子,最小的那一个因为困倦正揉着眼睛,但被二哥难得严厉地拍了一下脑袋:“别打瞌睡了,要是被爹爹发现,定要说你不关心娘亲,罚你默念飞虹心法一千遍。”


小崽子委委屈屈地站好,小声说:“让娘亲这么疼的明明是爹爹…”


不过这完全是多虑了。他们口中的爹爹显然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动静,他正在和一个宫女说话,说着说着神色看着终于好了些。


看来是娘亲情况稳定下来了。老大拍拍弟弟们的肩膀安抚他们。


他们看着爹爹又强装淡定地踱步了三百四十七个来回,终于有一个宫女挂着笑容从房内奔了出来:“姑爷姑爷,宫主生了,是个小少爷!”


白衣少侠倒是没有多说什么,但有些不稳的步伐暴露了他的喜悦和满足,他迫不及待地走进寝宫想要看看生产完的妻子和刚刚出生的小儿子,只留下三只崽子站在寝宫外的草地上面面相觑。


“又是个弟弟啊…”老大看了看二弟,一脸欲言又止。


老二虽然比老大小三岁,但看上去更淡然一些:“木已成舟,只是娘亲恐怕又要生爹爹的气了。”


老三瘪了瘪嘴,眼看就要哭了:“为什么娘亲要生爹爹的气?娘亲不喜欢男孩子吗?”


老大叹了口气,想想老三长到四岁好像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场面,口气不由得温柔下来:“娘亲当然很喜欢我们啦,只是我们家情况比较特殊。”


“特殊?”


“你知道爹爹和娘亲是什么人吗?”


老三懵懵地回答:“爹爹是七剑之首,娘亲是玉蟾宫主。”


“应该说他们一个是长虹剑主,另一个是冰魄剑主。”


“这和娘亲生的是弟弟还是妹妹有什么关系?”


老二也蹲下来,看着老三的眼睛:“大哥练的是什么剑法?”


“长虹剑!”


“那二哥呢?”


“也是长虹剑!”


“你以前学的心法和最近开始学的剑法呢?”


“长虹剑!”


“你觉得弟弟以后会学什么剑法?”


“长虹剑…”


“那娘亲的冰魄剑怎么办?”


老三显然是被问住了,愣了半天回答:“可不可以让弟弟学冰魄剑?”


老大望了一眼仍旧灯火通明的玉蟾宫寝宫,回答道:“男子内力阳刚,但冰魄却是天下至柔至寒之剑,人剑不相合,不仅无法发挥冰魄的力量,还可能造成损伤。”


“那…那娘亲要怎么办?”老三到底年纪小,想想自己最喜欢的娘亲竟然无法将冰魄传承下去,泫然欲泣地看着两个哥哥。


“那就是爹爹的事了。”老二看了哥哥和弟弟一眼,笑得很温柔。


 


寝宫里,玉蟾宫主缓缓睁开双眼,生产带来的疼痛仍未消退,但她的表情却是疲惫而幸福的。


白衣少侠在床边坐了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见她醒来,握住她的手问她:“蓝,你醒了?身体可有什么不适?”


她笑着回答:“我很好,孩子们呢?”


“老大和老二应该已经带着老三去睡觉了,”他回答,眼里的温柔都要滴出水来了,“老四也睡着了,现在是宫女在看着。”


她放下心来朝他笑笑:“虽然生得很辛苦,不过想想总算是有一个人可以继承我的冰魄剑法了,倒也没那么累了。”


床边的人脸色却是一僵。


“那个…蓝…”他硬着头皮回答,“老四…也是男孩。”


床上的人愣了愣,快速反驳:“不可能。”


“真的是个男孩。”白衣少侠不得不再一次说明。


玉蟾宫主拒绝了面前的人扶她的动作,撑着床艰难地坐起来,气鼓鼓地看着他:“你骗我。”


“我没骗你,真的是…”


她打断他,眼睛湿漉漉的:“我刚怀孕的时候,是谁跟我说这一次一定是个女儿的。”


“是我,但是…”他也没想到会连生四个儿子啊。


“我的冰魄剑法要怎么办?”


他摸摸鼻子:“我们可以再努力一把…”


“从老大出生之后你就是这么跟我说的。”


“这次一定会是个女儿,连生五个儿子的几率太小了。”


“上次你也说连生四个儿子的几率很小。”


“…”他无法回答,只好把她按回床上,替她掖掖被角。


床上的人却仍在生气,用被子把自己裹了起来不去看他。


他叹了口气,知道这是她在闹别扭。虽然他坚持认为自己在这件事上很无辜,不过想想她作为冰魄剑传人所要面临的压力,要他来承担这份别扭也是应该的。


为什么老天不体贴体贴他啊,他也想要个女儿啊。白衣少侠惆怅地想,准备出去练练剑静心,又听见床上传来别扭的声音:“帮我把老四抱过来。”



他笑笑应承下来。她果然还是他的蓝,虽然嘴上说着为又生了个儿子生气,但对小崽子们的爱都是没办法藏起来的。




这天早上老大例行去叫老二和老三起床,却意外地看到爹爹一脸严肃地站在花园前。


“爹。”他恭敬地上前打招呼,虽然平时他们父子不用那么生疏,但经验告诉他非常时期最好还是乖一点。


“这个点就起床练剑了?”白衣少侠赞赏地点了点头,“老二和老三呢?”


“正要去叫他们。”


“说起来,从你娘亲这次怀孕开始,我就没怎么管你们练剑了。长虹剑法学得如何?”虽然不在孩子们面前说,不过他对自己和蓝的基因相当满意,老大天赋极高,心怀苍生,是目前看来最适合继承长虹剑的人;老二虽然实战不及大哥,但是小小年纪就心思沉稳,智慧过人;老三才四岁,尽管是个小哭包,不放弃不服输的性格却像极了娘亲。


“火舞旋风已经练到第七层了。”自从他对长虹剑法有了系统的认识开始,爹爹的注意力就更多地转向了弟弟们,现在他练剑更多地是靠自己摸索。


暗自惊讶于他的天赋,白衣少侠肯定道:“这个速度很快,但在修炼过程中不要一味追求突破,要始终牢记长虹剑法最根本的东西。”


“是,”他犹豫再三,最终还是把藏了一晚上的疑问问出了口,“爹爹,娘亲是不是又生你气了?”


面前的人愣了一愣,叹气道:“娘亲她不是在生爹爹的气。”


“那她为什么不理你?”


“因为你娘亲太有责任感了。”


“太有责任感?”


“作为冰魄剑主,她有很多要承担的东西,”他沉思了一下,解释道,“冰魄剑是前代冰魄剑主用生命保护下来的,传承和发扬它是你娘亲融在血脉里的责任。”


“所以她才会因为爹爹生不出女儿而生气吗?”


你小子说谁生不出女儿啊?白衣少侠只能憋屈地回应:“这种事我和你娘亲要是能控制,就不会有老二老三和老四了!”


“那爹爹的意思是说,娘亲不是在责怪爹爹吗?”


“你娘亲那个人啊,说是在怪我,其实还是在怪自己吧,”他无奈道,“她怪自己没有尽到作为冰魄传人的责任。”


老大似懂非懂地点点头:“那请爹爹让娘亲不要再怪自己了,我们一定会有一个妹妹的。”


他摸了摸他的头,笑道:“当然了,这是爹爹作为相公的责任。”


老大听到他的回答,高兴地告退了,半途又折返回来,那双和蓝生的一模一样的眼睛望着他:“为什么爹爹知道娘亲不是在生你的气呢?”


“陪着你娘亲仗剑天涯十几年的,你以为是谁?”他回忆起从前的时光,语气都是温柔,“我从一开始就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不去注意你娘亲,这么多年了,她的每一个动作我都知道含义。没有人比我喜欢她更久,也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她,这就是夫妻。”


可是爹爹你这明明就叫妻奴吧…老大想起宫女姐姐们私藏的戏折子,忍不住在心里悄悄质疑。


 


这天清晨玉蟾宫主是被自己小儿子的哭声惊醒的。


母亲的本能让她迅速从混沌中清醒过来,看着睡在旁边的儿子,她小心翼翼地将他抱起来喂奶。


儿子的哭声很快平静下去,依偎在她怀里吮吸。在这份安静中她闻到房间里飘着一股极淡的香味,她抬起头,梳妆台上放着一只白瓷瓶,里面插着几枝白色的桃花。


是虹。


虽然她喜欢白色桃花不是什么秘密,但她仍然可以断定这就是他给她摘的,在这个全玉蟾宫上下都在关注新生儿的日子里,如果有谁还记得哄她开心,那一定是他。


她咬咬唇,问刚刚来她房间查看情况的宫女:“姑爷呢?”


“宫主,姑爷在教少爷们练剑,需要我去叫他吗?”


“算了,不用了。”她摇摇头,示意对方可以去做自己的事了。


不过当小儿子吃饱入睡后,房间重归寂静的时候,她又忍不住去想他。虽然她也只是又累又急一时情绪上头,但冰魄传人这件事说到底并不是虹可以控制的,昨晚终归是自己任性。


正在她懊恼自己昨晚的别扭时,他却从门口进来了。


“醒了?”


“虹…”她想要解释自己昨晚不是故意的,他却坐在床边,眼睛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


“好点了吗?”


“也不是第一次生孩子了,江湖儿女,没那么娇气。”她被他严肃的样子吓了一跳,如实回答。


“我没问你这个,”他抱住她,拍拍她的背,“我是问你心里好点了吗?”


她把头埋进他的颈窝,心里的不安、委屈和自责都跑了出来:“对不起,虹…”


“还在怪自己?”


“我昨晚不该跟你生气,这不是你的错。”


“我是你相公,不跟我生气你还想跟谁生气?”他捧起她的脸,“你心里有事,当然由我来承担。何况这也不是你的错。”


“可是冰魄剑法需要传人…”


“冰魄没有后继无人。”


“男孩子不适合练冰魄。”


“我不是说他们。”他笑了起来,看向她的眼神温柔而坚定,“我是说冰魄剑主还在,不是吗。”


她抬起头看着他,表情惊讶。


“我还在。”她跟着默念了一遍,心里最后的一点纠结终于散去。她还在,冰魄就不会死,不,应该说即使她不在了,冰魄也不会死。想到这一点,她终于扬起笑意。


“如果下一次还不是女儿,那你就算骗了我两次了,需要惩罚。”


“…”白衣少侠有点委屈地问,“你要罚我什么?”


“当然是罚你到时候给我找个适合练习冰魄的女徒弟,我可不想生孩子生到四五十岁,”她笑了笑,而后声音又低下去,“大概是前代剑主的牺牲太惨烈,我差点忘了最需要传承的不是冰魄的血脉,而是冰魄的精神。”


前代七剑那些刀光剑影的故事浮现在眼前,那是她为何先前那样不肯放过自己的理由,他一直都明白。所以他只是轻轻抱住她,回答了一句:“好。”


 


两年后,玉蟾宫主生下小宫主的时候,整个江湖都为之沸腾了。


这是七剑新一代中第二个女孩子,她的出生即意味着冰魄的传承尘埃落定。


老大坐在两年前坐过的草坪上,他十三岁了,眉目已初见少年模样,他的弟弟们都坐在他的旁边,对面是他们的爹爹。


“我不同意。”白衣少侠断然拒绝他的提议。


“爹爹,这是我们家的传统。二弟刚刚断奶不久你就把他给我带了,我教他剑法的时间比你还多。”


“是的,爹爹,我和老三也是这么过来的。”老二淡定地接上。


老三手里拿着老四的奶瓶,将弟弟提起来坐好:“所以我们完全有理由认为妹妹断奶之后应该由老四来带。”


老四刚学会说话不久,看见哥哥们的神色,也严肃地朝爹爹点点头。


白衣少侠头痛地拍拍脑袋:“可是你们都是男孩,生病受伤都不是什么大事,妹妹可不一样。再说了,老四奶瓶都拿不稳,这样还想带妹妹?”


“老四会长大的!”老三看见自己带的崽子被爹爹嫌弃,有点生气地回答。


“男孩怎么给女孩子换尿布?知道女孩子发烧了应该怎么办吗?她要是跟着你们疯,受伤了你们怎么交待?”


“爹爹你明明自己也没带过女孩子吧,你知道怎么处理吗?”老二一眼看出问题所在,把白衣少侠噎得说出不话。


玉蟾宫主听着外面的争吵,终于忍不住抱着宝贝女儿出来了。


“有什么好吵的,这个孩子当然是我自己亲手带。除了我你们还有谁会冰魄剑法吗?”


…简直一击秒杀。



围观了一切的宫女看着鸦雀无声的姑爷和少爷,忍不住默默地在心里把宫主的地位又抬高了一点。

评论

热度(194)